华中农大新生组成花式军训方阵致敬抗疫英雄

原标题:华中农业大学新生组成花式军训方阵,致敬抗疫英雄

新冠病毒刺突柔性结构发现

为了缓解资金压力,自年初以来,正通汽车不惜高成本举债以及折价配股,用于偿还债务以及补充运营资金。

保罗·埃利希研究所的雅克明·克里金斯·洛克教授介绍说:“病毒表面的刺突可以像栓在线上的气球一样运动,因此能够灵活地寻找与靶细胞对接的受体。”进一步的研究还表明,刺突的茎部具有许多聚糖链。这可以给茎干一种保护层,并使其免受中和抗体的侵害。现在可以在进一步的实验中弄清这一点,这将有助于理解刺突蛋白在研发有效疫苗过程中的免疫学特性。

对此,正通汽车董事会相关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目前处于静默期,会在业绩公告之后处理回复。”

对此,正通汽车解释称,新冠疫情持续时间及严重程度仍不明朗,扰乱了集团正常运营和经营业绩,从而导致无法实现管理计划,再融资代款面临史上最大挑战。

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正通汽车财务状况持续恶化,净利润由盈转亏。2020年上半年财报显示,正通汽车净利润亏损约13.23亿元,而去年同期为盈利约5.20亿元;权益股东应占亏损为约13.66亿元,去年同期则为盈利4.7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多地豪华品牌4S店都被曝出无法正常交车,而这些4S店的“幕后老板”均为深陷资金危机的正通汽车(01728.HK)。

截至9月2日上午收盘,正通汽车股价上涨2.97%,报收1.04港元/股。

作为首家“爆雷”的豪华车经销商,缺钱是正通汽车当前的头等难题。

研究发现了可用于疫苗开发的积极成果:刺突的球形或V形上部在自然条件下具有一种结构,该结构可被用于疫苗开发的重组蛋白很好地复制。但是,关于将球状部分固定在病毒表面上的茎的发现是全新的。此前人们对这种结构知之甚少。科学家们发现这部分结构非常灵活。在图像中,很少是直立的,而是向各个方向倾斜的。研究小组确定了茎部的四个不同区域,分别将其命名为“臀部”“膝盖”“脚踝”,最后是膜包埋的“脚”区域。研究人员结合分子动力学模拟和冷冻断层扫描技术,证明了这些部分可以执行弯曲运动。数据表明,包含受体结合区和与靶细胞融合所必需的刺突的球形部分与柔性茎相连。

多家豪华品牌4S店无法交车

今年1月和2月,正通汽车共发行了1.7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95亿元)的优先票据,年息高达12%。7月16日,正通汽车又折价15.5%配售股份,筹资2.67亿港元(约合人民币2.38亿元),两次融资合计14.33亿元。但面对巨额负债,正通汽车所做的努力也只是杯水车薪。

“4S店说公司资金出了问题,没有钱给银行赎车辆合格证,所以无法交车。”李林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除他之外,还有10几名车主都在这家4S店遭遇了相似经历。

“正通的问题最主要还是财务运营危机,汽车经销商的杠杆很高,需要不断向银行借贷来维持公司运转,一旦融资出现困难,经营上就会出现较大问题。庞大就是特别明显的例子,在很短时间内,被银行抽走了260亿元现金,最终导致其破产。”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李颜伟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实际上,正通汽车此前并不乏高光时刻。财报显示,2017年和2018年正通汽车净利润分别为12.1亿元和12.5亿元。不过,自2019年起,正通汽车业务开始急转直下,净利润同比下滑39%,仅为7.67亿元。正通汽车将此归因为“毛利的下滑以及融资等成本的升高”。

科学家们结合了最新的技术,例如冷冻电镜断层成像技术,子断层平均法和分子动力学模拟等,以几乎原子级别的分辨率对病毒的分子结构进行分析。科学家们从感染细胞的上清液中获取新冠病毒颗粒,然后借助EMBL的最新电子显微镜技术,绘制了266张冷冻断层图,显示了大约1000个不同的新冠病毒颗粒,每个病毒的表面平均分布着40个刺突。通过使用子图平均和图像处理,总共获取了近40000个刺突的重要结构信息。

对于上半年业绩下滑,正通汽车在财报中表示,主要原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尤其是该集团有16家4S店位于湖北省,其恢复正常运营的速度较其他地区更慢。此外,紧张的资金链带来的不利影响也是主要原因之一。

在与新冠病毒的斗争中,科学家们正在对疫苗和疗法进行深入研究。新冠病毒需要其表面的刺突才能穿透受体细胞。德国保罗·埃利希研究所与位于海德堡的欧洲分子生物学实验室(EMBL),以及位于法兰克福的马克斯·普朗克生物物理研究所的科学家一起合作,使用高分辨率成像和计算机辅助方法分析了新冠病毒刺突的结构。科学家们发现刺突拥有出乎意料的运动特性。

“除非本集团能够自其未来经营产生足够现金流入,并能够提取尚未动用信贷融资及于到期时对银行信贷融资进行续期或再融资,否则本集团将无法悉数偿还到期贷款及借款。该等事实及情况表明存在重大不明朗因素,这些因素可能会对本集团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问,因此,其可能无法于正常业务过程中变现资产及偿还负债。”在2020年上半年财报中,正通汽车如此表述。

新冠病毒需要其表面的刺突蛋白与人体细胞表面的特定受体结合,并以此方式感染细胞。这些尖峰状的结构是新冠疫苗开发的中心,因为它们旨在作为抗原诱导人类免疫应答,从而保护人体不感染新冠肺炎。研究人员正在深入研究新冠病毒,尤其是其表面结构,以获取有关疫苗和用于治疗感染患者的有效药物的知识。这其中空间结构的知识非常重要,它对于渗透到靶细胞中的过程意义重大。

李林认为,上述4S店销售人员早已知道不能按时交车,却并未告知其实情,反而极力引导消费者完成购车,这种“套路”让他无法接受。

上述4S店无法交车的原因均是由于总公司资金紧张,车辆合格证被质押在银行无法赎回,消费者提车日期被无限延长,所缴资金去向不明。有媒体报道称,正通汽车旗下多家4S店收取车款后挪作他用,例如还债、投资房地产等。

但以豪华品牌为主要经营业务的正通汽车,却没能因此分得一杯羹。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正通集团累计销售新车约2.16万辆,同比下滑约58.6%。其中,豪华车及超豪华品牌销量约为1.76万辆,同比下滑约57%。此外,新车销售毛利率与去年同期减少0.6个百分点,降至4.1%。

今年7月,有媒体曝出正通汽车一笔约1亿美元的分期贷款出现违约。7月22日,正通汽车发布公告称,将分两期偿还30%贷款本金及利息,分期贷款延期至2021年1月。

目前,李林直接与该4S店经理联系交车事宜。“他们说这两天开始向银行赎车了,口头承诺会在9月第一周内交车。不过,现在中山店还没有营业,验车提车都要到珠海的正通4S店。”李林说,这样波折的购车经历让他十分烦恼,希望尽快提到车并按照合同约定要求4S店支付每天万分之五的违约赔偿金。

尽管受疫情影响,但今年上半年,豪华车市场强势回暖,持续跑赢大盘。乘联会数据显示,1~6月,国内豪车市场累计销量约为105.34万辆,同比增长0.6%,是三大细分市场中唯一实现正向增长的市场。尤其在二季度,豪华车市场增速达到29%,表现强劲。

委身国资股东将迎转机?

据悉,李林在中山市中汽南方沃尔沃4S店(归属正通汽车旗下)购买了一辆沃尔沃S90汽车,6月下旬已交完首付。6月29日,李林与上述4S店签订了购车合同,店方承诺20个工作日交车。不料原定交车的日子一拖再拖,直至今日李林也没能提到车。

据了解,正通汽车是中国内地第一家在香港上市的豪华车经销商集团,也是豪华品牌核心经销商之一,在“2019中国汽车流通行业经销商集团百强排行榜”上排名第11位。目前,正通汽车经销品牌包括保时捷、奔驰、宝马、奥迪、捷豹路虎、沃尔沃、凯迪拉克、英菲尼迪等豪华品牌,同时也经营一汽-大众、别克、日产、丰田、本田、现代等合资品牌经销店。截至2019年底,正通汽车在全国拥有135家经销网点。

科技日报柏林8月19日电 (记者李山)近日,德国科学家使用高分辨率成像和计算机辅助方法分析了新冠病毒的刺突结构,发现病毒表面的刺突可像栓在线上的气球一样运动,灵活地寻找与靶细胞对接的受体。该研究在研发有效疫苗的过程中有助于理解刺突蛋白的免疫学特性。相关成果发表在8月18日的《科学》杂志在线版中。

实际上,正通汽车资金链危机正持续发酵,包括广州宝泽宝马4S店、湖北荆门宝泽宝马4S店、湖北奥泽4S店(奥迪)、海南中汽南方4S店(捷豹路虎)、福建中汽南方4S店(捷豹路虎)等在内的多家4S店均被曝出无法交车,涵盖北京、上海、成都、广州、深圳、佛山以及江西、河南、湖北、海南、福建等多个省市。

“中山的这家4S店比广州报价要高,但是考虑离家近比较方便,就在这家店订了车。”据李林介绍,8月中旬,上述中汽南方沃尔沃4S店就已停止营业,当时与他对接的销售人员也曾一度“失联”。他几次拨打沃尔沃汽车客服电话反映问题,对方均回复称:“会催促4S店尽快交车。”

除了净利润近乎腰斩,正通汽车的流动资金和负债情况也不容乐观。截至2019年底,公司流动资产为241.36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8.04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为14.97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4.14亿元。由于贷款及借款增长,公司流动负债同比增长8.5%至258.19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