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众的共同期盼

——访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活力青年智库总监杨志红

香港国安法落地施行以来,众多香港市民感到振奋,认为这部法律定能带领香港社会从暴乱失序回到发展正轨。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活力青年智库总监杨志红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香港国安法符合香港市民根本利益,有利于香港社会重建秩序、重启信心,是对香港长治久安、繁荣稳定的坚强护佑。”

绿色可持续防控成为可能

扶危济困、共克时艰,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在这次抗疫斗争中,广大志愿者用一次次凡人善举,传递温暖和希望,凝聚信心和力量。

新华社记者张代蕾 顾震球

“香港国安法的出台,是民心所向、众望所归,充分反映了香港市民对恢复法治秩序和安定生活的强烈期待。”杨志红强调,“香港国安法是香港由乱入治的重大转折点,必将为社会长治久安打开全新局面。背靠祖国,面向世界,香港这颗东方之珠必将更加璀璨辉煌。”

向着未知前进。上世纪70年代,科学家们逐步认识到群聚信息素可能是蝗虫聚集的最关键因素。此后,经过科学家们50多年不断努力,有几种化合物被认为可能是蝗虫的群聚信息素,被命名为蝗醇、蝗酚等。然而,这些化合物中没有一个能符合群聚信息素所有标准,比如有的在实验室有效,但在野外种群验证时无效;有的对雌性蝗虫有效,但对雄性蝗虫无效。

中国在英留学人员有大约22万,疫情期间部分留学人员,特别是未成年学生因实际困难急需回国,比如学业结束、房租到期、寄宿家庭无力照顾、生病就医困难等。中国驻英国使领馆积极会同国内有关部门开通临时航班,协助确有困难的留学人员回国。

“大家都很热切地想了解这个法案到底会从哪些角度维护自身的权益,恢复香港的秩序。”杨志红回忆说,当天讲座结束后,街坊们围住她说了好多心里话:“香港经历了这么久的折腾,终于盼来了中央的好消息。守卫国家安全是香港应尽的责任,也是对我们自身权益的保障。我们普通人根本不会害怕香港国安法,只有那些要‘港独’、闹‘黑暴’的黑衣人才会担心被抓”。

在上述研究基础上,研究人员在飞蝗触角上的4种主要感器类型中,发现了4VA特异引起锥形感器的反应。在蝗虫上百个嗅觉受体中,定位在锥形感器中的嗅觉受体OR35是4VA特异性受体。当使用基因编辑技术敲除OR35后,飞蝗突变体触角与锥形感器神经电生理反应显著降低,突变体也对4VA的响应行为和吸引力丧失。

那么,4VA在户外和自然环境中能吸引与聚集蝗虫吗?研究人员通过室外草地双选与诱捕实验证明,4VA对实验室种群在户外具有很强吸引力。进而,他们在天津北大港大范围实验,再一次证明4VA不仅能吸引野外种群,且不受自然环境中蝗虫背景密度影响。

“因此,4VA与其受体的发现,将极大改变防治蝗虫对策和技术。”康乐表示。

与主要袭扰我国的飞蝗不同,沙漠蝗虽然仅仅分布在非洲、中东、南欧与南亚地区,但有关其危害的记载可追溯到5000多年前。2019年到2020年6月,沙漠蝗的爆发从非洲之角蔓延到20多个国家和地区。联合国粮农组织判断,沙漠蝗蝗灾波及区域达26万多公顷,规模为25年一遇,沿途1190万人的粮食供应受到直接威胁。

“香港回归23年,迟迟未能就香港基本法第23条进行本地立法,令国家安全存在法律漏洞。”杨志红指出,“这使得各方海外势力,都可以利用这个缺口挑起政治冲突甚至恐怖暴行,通过破坏香港的繁荣稳定,达到威胁中国的目的。”

自2019年发生“修例风波”以来,香港各行各业深受其害,很多家庭收入锐减,都盼着尽快止暴制乱。杨志红痛心地说:“这一年的社会风波,暴露出香港在维护国家安全上存在巨大风险,使‘一国两制’香港实践遭遇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

的确,香港国安法一出台,各色乱港分子原形毕露、匆忙跑路,退休的退休,解散的解散,出国的出国,当初信誓旦旦说的“不割席”也化为乌有。与此同时,港股总市值不断攀升,恒生指数一路飘红,投资者用行动表达了对香港国安法的信心与支持。

“这不只是她一个人的心声,更是广大市民共同的期盼。”杨志红说,“香港国安法对于那些危害国家安全的极少数人来说,是高悬的利剑,但对绝大多数守法居民来说,却是保障权利、自由和安定生活的‘守护神’。”

蝗灾与人类发展历史长期相伴,然而,我们对蝗灾成因的科学认识不足百年。国际著名昆虫学家和蝗虫学之父尤瓦洛夫发现,飞蝗之所以成灾,是因为蝗虫能从低密度散居型转变为高密度群居型——因在蝗虫研究方面的杰出贡献,他被英国皇家授予爵士头衔。而在尤瓦洛夫提出蝗虫型变理论之前,人们一度认为散居型和群居型蝗虫是两个不同物种。散居型蝗虫因密度较低,不发生迁飞,一般认为无害;群居型蝗虫一旦形成,则会导致蝗灾发生。

根据中国外交部部署,4月2日至7月25日,驻英国使领馆组织临时航班35架次,协助8761名在英处境困难中国公民搭乘临时航班逐步、有序回国,其中留学人员8227人。

杨志红清晰记得,6月1日上午,她和香港新活力青年智库的义工们在黄大仙竹园体育馆门前设立街站,向过往市民宣传香港国安法,征集支持签名。有位街坊阿姐走过来,拉住她的手,很激动地告诉她:“香港国安法出台太有必要了,我们终于可以过上宁静的平安日子,不用担心黑衣人的暴力恐怖活动了。”

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公使衔参赞兼总领事童学军日前接受新华社专访时说,除了及时发布涉疫情提醒和积极处理求助电话,使领馆还就针对中国公民的歧视言行第一时间向英方提出交涉,要求英方依法、公正处理,切实保障在英中国公民的安全与合法权益;与英国政府有关部门保持密切沟通和联系,敦促英方及时处理中国公民有关救治请求,推动解决疫情期间我在英公民签证延期问题,协助疫情期间因紧急人道原因来英中国公民办理来英手续。

自从2020年全国两会公布启动涉港国安立法的消息之后,杨志红带领香港新活力青年智库、香港离岛妇联等多个本地社团举行了丰富多彩的宣讲活动,帮助香港市民全面、正确理解香港国安法,消除不必要的疑虑,并积极在媒体上撰文、发声,阐明国安立法的紧迫性和重要性。

自2月初新冠疫情在英国开始蔓延,中国驻英国使领馆高度重视在英同胞的健康安全,密切关注英国疫情发展,克服重重困难,与广大留英学子和在英同胞守望相助,同心抗疫。

守法居民的“守护神”

半年内累计发布40多条针对新冠疫情的提醒,高峰期每天处理600多个领保咨询和求助电话,协助有实际困难的留学生紧急回国,发放健康包等大量防疫物资,举办多场视频连线活动为在英同胞答疑解惑……

“香港国安法的到来,不仅从国家层面建立健全香港国家安全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帮助香港堵上了国家安全的漏洞,更给广大香港市民吃了一颗定心丸,让他们能够放心、安心地正常生活工作。”杨志红说。

为解决群众后顾之忧,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各村居文明实践站也积极对接商场超市,推出了“微信+网购+配送”一站式服务,通过村民微信点单、实践站制单、商城超市配单、志愿者送单等方式,让群众吃到新鲜果蔬。

“这些发现使我们第一次真正认识到蝗虫的群聚信息素。这不仅可以被应用到基础研究中,也非常有希望应用于野外蝗虫治理。”德国马普化学生态研究所所长比尔汉森表示。

鉴定发现蝗灾“罪魁祸首”

在奉献、友爱、互助、进步的志愿精神感召下,千千万万的人民群众加入疫情防控志愿者队伍。广东东莞虎哥爱心志愿者车队先后驰援湖北武汉、黑龙江绥芬河、吉林舒兰等地,开展运输、消毒等服务工作;湖北公安县蓝丝带志愿者协会自备车辆转运抗疫物资,反复往返省内外……

2019年“黑暴”事件发生以来,有不少学生因参与违法活动而被捕。“青少年时期是一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养成的阶段,由于被打着‘自由民主’幌子的‘黄师’们不断用‘违法达义’等歪理邪说洗脑,很多被蒙蔽的青少年糊里糊涂就参与到暴力违法活动中去了。”杨志红说,“他们的人生因此染上污点,不仅让世人为之惋惜,更让父母亲痛心不已。”

当黑压压的蝗虫铺天盖地般袭来,到底有多可怕?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判断,1平方公里蝗群1天能吃掉3.5万人的口粮。这些“吃粮不眨眼”的蝗虫是如何聚群成灾的?一起听听专家怎么说。

一位姓石的留英学生在感谢信中写道:“祖国的爱就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时刻温暖着我的心。感谢驻英大使馆的每一位外交官,是你们用真情、用汗水滋润着我们海外学子的心田。”

更有趣的是,科学家们还发现,仅需4只至5只散居飞蝗聚集,这种群聚信息素便可产生和释放,继而促进形成巨大蝗虫群。

童学军表示,当前随着中国复工复产的推进,申请人在办理领事证件方面需求越来越大。使馆协调签证中心6月份率先恢复营业,当月即办理签证、认证等领事证件800余份,为国内经济社会发展开辟“快捷通道”。

香港国安法落地施行后,有位家长私信杨志红说:“这几天孩子看了很多关于香港国安法的报道,尤其是看到参加‘黑暴’的年轻人收监入狱、人生被毁后,态度发生了很大改变,说之前太过冲动,差点一失足成千古恨。我真的很感谢这部法律,让我的孩子清醒过来。”

“本研究首次从化学分析、行为验证、神经电生理记录、嗅觉受体鉴定、基因敲除和野外验证等多层面,对飞蝗群居信息素开展全面充分鉴定和验证,发现和确立了4VA才是飞蝗群聚信息素。”在康乐看来,本研究将化学生态学研究提高到一个新阶段,是昆虫学研究的一个重要突破。

“这是中国科学家为国际昆虫学与蝗虫防治作出的巨大贡献。这是在经历50年探索后,科学家们第一次真正确认了飞蝗的群聚信息素。”联合国粮农组织植物生产与保护司司长夏敬源在贺信中表示,“4VA的发现将大大提高蝗灾的预测和控制水平,为人们开发新的蝗灾控制方法提供重要线索。同时,该研究也为沙漠蝗的研究和控制提供了重要参考。”

在疫情防控最吃劲的关头,全国各地的志愿服务力量在党的旗帜下凝聚起来。中宣部、中央文明办在武汉组织实施“志愿服务关爱行动”,两万多名志愿者帮助800万居家市民打通了民生保障“最后一公里”。团中央和各级共青团组织发动170多万名青年志愿者,全国妇联号召千万巾帼志愿者,教育、科技、文化文艺、卫生、红十字会等各领域志愿者,各尽所能、各展所长……广大志愿者为取得疫情防控重大战略成果作出了重要贡献,为稳民生、稳人心发挥了重要作用。

为了支持广大旅英侨胞团结互助抗疫,中国驻英国使领馆也提供了实实在在的帮助。据统计,使领馆多方筹措物资,向广大旅英侨胞发送了大量防疫抗疫物资,仅使馆就通过200多个侨团和中文学校发放了120万只口罩、10万只手套、1800个额温计。

那么,蝗虫们群聚成灾的真相是什么?2004年,康乐团队开始了蝗虫型变基因表达调控与表观遗传调控的分子机理研究。如今,研究团队发现了一种诱惑蝗虫破坏性集群的关键化学物质。

今年1月底,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下应街道海创社区接到了摸排任务,需要走访每一户居民确认他们的出行情况、身体状况等。这项任务很艰巨,社区有6056户居民、290家商铺、两万余人……志愿者的加入很快打开了工作的局面——108名党员纷纷响应,热心志愿者接连加入,两天不到,就完成了任务的92%左右。

长期以来,人们对蝗灾的防治主要依赖化学杀虫剂大规模喷施,会对食品安全、生态系统和人类健康产生巨大负面影响。这项最新研究不仅揭示蝗虫群居的奥秘,更重要的是,使蝗虫绿色、可持续防控成为可能。

“一个合格的群聚信息素应当没有性别偏好、不分大小和年龄。”康乐强调。

此外,驻英国使领馆还协调有关航空公司,通过正常航班临时退票渠道,协助400多名有困难的留英学子紧急回国。童学军说:“经协调,中英目前正常航班正在逐步恢复当中,处境困难留学人员紧急回国需求基本缓解。”

“这项工作做出了令人兴奋的发现,找到了一个人们长期寻找的蝗虫群聚信息素分子,文章包含了令人吃惊的多个层次研究。”美国洛克菲勒大学教授莱斯莉·沃斯霍尔明确表示。

近日,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康乐院士团队在国际顶级期刊《自然》发表研究成果,揭示了飞蝗“群体作恶”的奥秘:从三三两两散居的飞蝗到成千上万只大规模聚集的蝗群,习惯独处的飞蝗之所以放弃“自由生活”,是因为一种来自群居型飞蝗特异性挥发的气味。这种气味中含有一种释放量低但生物活性非常高的化合物,名为4-vinylanisole(4VA,4-乙烯基苯甲醚),它能够响应飞蝗种群密度变化,随着种群密度增加而增加。受其“蛊惑”,“欲罢不能”的飞蝗开始成群结队聚集,最终酿成毁灭性蝗灾。

近期从朴茨茅斯大学毕业回国的留学生孙兆伟给驻英使馆来信说:“我是一名近期回国的英国留学生,写这封信的目的是想表达对所有帮助过我的工作人员的衷心感谢,同时说一声‘你们辛苦了’!”孙兆伟在飞抵天津隔离观察期间写下这封三千多字的感谢信,感谢外交部、驻英使领馆及国内有关单位在疫情期间向他及在英留学人员提供的帮助和支持。

让民众生活工作重回正轨

“乡亲们,春节年年有,今年不一般,少次相聚,亲情不淡;多次聚集,增加风险……”疫情防控期间,江西省抚州市黎川县德胜镇刚脱贫的李发新总是手持小喇叭走在村组院落,告知村民不聚集、不聚餐、不串门。“党和政府帮我脱了贫,我可以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回报社会。”疫情防控期间,黎川县德胜镇共有200余名志愿者加入防控一线,走村入户宣传防疫知识和政策法规。

6月16日,杨志红和几位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共同走进香港离岛妇联,举行全国两会精神宣讲、讲解香港国安法,活动中心的大厅里坐满了闻讯而来的街坊。

拿外卖或快递需要消毒吗?倒垃圾会有交叉感染风险吗?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全科医学科主任查道刚、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神经外科护士长王晓艳创新形式,以视频直播形式开讲社区防疫课程,为社区抗疫助力。

小小蝗虫虽其貌不扬,若数以亿计聚到一起,破坏力却是灾难性的。蝗灾、旱灾、洪灾是我国历史上三大自然灾害。近2000多年历史记载显示,我国发生过大规模蝗灾800多次。

你下单,我跑腿。村民们正在为此犯难的时候,湖北省宜都市王家畈镇通过微信、电话等方式收集、登记、汇总群众生产生活物资需求,400多名志愿者奔走在乡村小道,帮村民一一代购代办。1330名志愿者参与卡口值守、1850名志愿者参与社区防控、376名志愿者参与生活物资配送……宜都市志愿者参与宣传引导、交通值勤、社区防控、隔离点送餐、物资代购等工作,累计服务时长达到90万小时。

可是,喜欢独居的蝗虫是如何形成蝗群的,这其中发挥关键作用的又是什么?近80年来,科学家们对此提出了许多假说,比如食物、繁殖地、性成熟、群集信息素、气候等。但是,究竟是哪一个因素起主要作用,其中的奥秘和机理又是什么?无人知晓。

疫情防控期间,人们的生活物资采购普遍成了难题。哪里买?谁来买?怎么送?

引导青少年树立正确家国观念

康乐认为,这项研究将从多方面改变人们控制蝗灾的理念和方法,比如利用人工合成信息素可在田间长期监测蝗虫种群动态,为预测预报服务;利用人工合成信息素可设计诱集带诱集蝗虫,并在诱集带集中使用化学农药或生物制剂将其消灭,从而极大减少化学农药使用;根据4VA的结构设计拮抗剂,阻止蝗虫聚集;嗅觉受体OR35的发现,为使用基因编辑技术建立4VA反应缺失突变体成为可能。一旦这种突变体长期释放到野外,就可能在重灾区建立起无法群居的蝗虫种群,既维持了蝗虫一定数量,又可持续控制,将环境保护与害虫控制有机结合起来。

“香港国安法以明文划定法律底线,告诉青少年什么行为是绝对不能触碰的红线,这对孩子们重新走回正道,是一个极其明确的指引。”杨志红认为,香港国安法的出台,对香港新一代树立正确的家国观念有积极的导向与规范作用。

(本报记者 罗 旭)

通过分析群居型飞蝗与散居型飞蝗体表和粪便挥发物,研究团队在35种化合物中鉴定到一种化学信息素——4-乙烯基苯甲醚,并通过一系列行为实验确定其无论对群居型飞蝗还是散居型飞蝗、雌性飞蝗还是雄性飞蝗、飞蝗幼虫还是飞蝗成虫,均具有很强吸引力,且能够响应蝗虫种群密度变化,随着种群密度增加而增加。

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志愿者。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广大志愿者积极行动、勇于担当,男女老少齐上阵,各行各业共参与,共同筑起了联防联控、群防群治的铜墙铁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