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泄露APP默认勾选问题最严重

科技日报讯 (记者付丽丽)“数据显示,在受访者遇到的APP个人信息保护问题中,最多的是默认勾选问题,占64.69%。”日前,在由南方都市报大数据研究院·南都个人信息保护研究中心主办的“2019啄木鸟数据治理论坛”上,南都个人信息保护研究中心研究员陈志芳在发布《2019个人信息安全年度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时说。

陈志芳介绍,2018年1月,南都个人信息保护研究中心实测了100款常用APP,发现默认勾选问题最严重。在用户注册前,“默认勾选”同意企业用户协议和隐私政策的情况并不少见,将近一半的APP都采取“点击注册及同意”的方式,另有29%的APP默认勾选同意。

在大多数人看来,拼多多已经很成功,但黄峥知道拼多多在电商的发展中,始终缺乏“物流”这个基础设施。因为只有拼多多通过网络科技等技术力量将信息流、资金流、物流在自身平台进行整合才算是迈入成功大门的第一步,等待他做的事情还有很多。这也许也是黄峥之前称拼多多是一家技术公司的其中一个原因。

第一、 阿里系:阿里是百世第一大股东,申通、圆通第二大股东,中通第三大股东。拼多多想要插手,实话说没有希望。

这些很难支撑一个物流体系的长期发展,更谈不上“生态圈”、“生态体系”,甚至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但如果黄峥真的只想做一个纯物流平台,那容易许多,平台仅是做一些社会闲散运力的聚拢、调配,及一些物流平台的入驻,用技术驱动各家平台降本增效。但这样拼多多的话语权依旧较弱。

第二、 腾讯系:拼多多虽是腾讯系,但京东有京东物流、唯品会品骏快递也已被抛弃,牵手顺丰,顺丰又自成一派。拼多多想在此分一杯羹,大概率没有希望。

因第三人介入导致损害结果也是比较常见的,比如前不久我代理的一起案件,李女士的小孩在某家具城儿童区玩耍时,摔倒碰撞并造成另一个小孩骨折,受伤小孩起诉李女士及商场索赔。这个案子属于第三人介入导致损害结果发生,由于发生在经营场所内,这时就需要判断经营者、两个孩子的各自监护人各自存在怎样的责任。李女士注意到儿童区有监控摄像头,立即报警请警方调取了录像,证明了受伤小孩当时是趴在地上玩耍,堵塞了过道,导致其他小孩被绊倒而跌坐其身上;证明受伤小孩的家长存在一定疏忽照顾因素;同时李女士还对现场拍照,证明儿童区的小孩人数非常多及游乐设施过道非常窄。后来法院认定商场空间设计较拥挤、且未对儿童人数合理控制和提示告知,应承担20%责任,受伤小孩家长疏忽照顾,应承担40%责任,而李女士则承担剩下的40%责任。

目前,国内生态圈建设比较好的企业有阿里、腾讯,苏宁、京东、美团等众多企业正在忙碌构建。拼多多与阿里相似,因此以阿里为例,下图是阿里生态体系中的一个部分:

对于意外伤害,公共场所的管理方是否要承担赔偿责任?如何承担?发生意外后,受害者该如何维权?怎样避免此类伤害发生?本期“声音版”特别邀请相关领域学者、法官、律师以及公共场所管理者一同探讨,敬请关注。

自建物流平台是个资金投入大的项目。

积极防控履行好安全保障义务

我曾代理过的一个典型侵权案件,白女士下班离开写字楼大门口时,被物业放置的施工围挡用的雪糕筒绊倒磕伤,造成门牙脱落,需要人工种牙。事发时白女士非常正确地做了几个工作:一是请现场其他人拍照和录像事发场地的周边情况,包括绊倒她的雪糕筒位置,反映物业没有设置反光条和警示语等合理提醒,并在诉讼时请这位见证人出庭作证;二是保留了全部诊疗记录和票据,并在诉讼时申请了医疗鉴定,确定了人工种牙的更换周期和后续治疗费。法院结合上述证据,认定物业未充分警示提醒,未尽到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意外伤害事件发生后公共场所管理人是否应担责,首先要确定其是否处于公共管理人服务区域范围内,对于新闻报道的老人撞伤男童后与邻居吵架致死事件,笔者认为发生在小区公共区域之外,物业服务企业不应担责。其次要分析其产生的缘由。因受害人个人故意行为、第三人造成的、不可抗力或紧急避险等缘由发生的意外事件,公共场所管理人一般不承担责任。因管理不善、未尽安全保障义务的,公共场所管理人应当承担相应责任。

《报告》显示,随着民众对个人信息保护意识的增强,近八成受访者会主动做隐私相关的设置。在被问及是否愿意为隐私保护付费时,超过半数的受访者认为可以接受基于浏览记录的广告推送,继续使用免费APP。另外,也有约三成的受访者愿意为隐私保护付费,其中,65.07%的受访者接受每月0元至30元的付费;23.50%的受访者接受每月30元至60元的付费。

拼多多自建物流可不可行?

二、自建物流平台,短期内拼多多烧不起

那么,所谓生态圈,就是企业方为了促使自身在边际效应极低的互联网领域进一步发展,防范竞争对手,占据有利位置,培育新盈利点的发展业态模式。其通过并购、联盟、开放等形式,横向进行扩张,纵向进行深化,建立起一个循环的商业竞争体系。是一个利益共同体。

第三、 拼多多因为其平台商品几乎都是平价商品,毛利率低,所以大部分的物流还是隶属于通达系在配送,少量的高端商品由顺丰配送。即使有电子面单在手,物流配送的话语权可能比前高些,但不占主导权。

针对这些问题,今年1月25日,中央网信办、工信部、公安部、市场监管总局四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开展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专项治理的公告》。调查中,超八成受访者知晓APP专项治理工作,且察觉到治理中的APP整改动作。其中,近63%的受访者认为通过APP专项治理工作了解了存在违法违规行为问题的APP。还有受访者认为拥有了投诉APP乱象的渠道,可了解APP运营者整改情况、获知政府监管政策最新动态等。

在亿欧物流看来,可行。因为任何行业的企业都不可能一家独大。黄峥也应该不会只简单做一个纯物流平台。但说实话,拼多多自建物流这条路并不好走,或十分艰难。这场仗,黄峥不好打。主要原因在于三点:

2019年9月23日,河南信阳的孙女士在小区门口阻拦了与男童相撞后试图离开的同小区老人郭某,两人发生争执,后郭某倒地死亡。死者家属将孙女士和小区物业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赔偿并由孙女士向原告赔礼道歉。案件于12月12日开庭审理。

虎嗅称马云这些年,无论是做商流,还是物流,有个思想贯穿始终,按照阿里官方的说法,应该是平台或者生态思维。用个更通俗的话说,就是“轻资产”思维(盒马是个例外),虽然今天的阿里已然是个庞然大物(所以他会说悔创阿里)。轻资产思维,其实必然意味着上下游资源的整合,内外资源的合作,这也非常符合马云的风格,我可以不是专家,但是我可以请专家来做。

四通是阿里系,京东、拼多多、唯品会是腾讯系,顺丰自成一派,就连邮政阿里也有投资。二三线快递企业基础设施、服务质量参差不齐,有的被兼并,有的或已倒闭,剩下的几乎都在垂死挣扎。

据邮政局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全国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277.6亿件,同比增长25.7%。而2019年上半年,拼多多平台订单量突破70亿单,包裹量已超过2019年上半年全国快递总量的25%。根据市场粗略统计,拼多多日均在3800万订单,京东日均订单预估在1000万左右,淘系日均订单量超过8000万单。

第四、 二三线快递:就像前文说的,黄峥可能看不上。再者,拼多多是轻资产运营模式,不可能投入资金入股二三线企业,去让这些企业做休整,金钱、时间成本太大。

公共场所,就是供不特定人出入、活动的场所,如公园、游乐园、餐馆、商场、银行、地铁、娱乐场所、展览馆、博物馆、图书馆、动物园、集贸市场等,以及其他向公众开放的场所。

从包裹、用户活跃度数据来看,拼多多自建物流平台就像他们认为的是“水到渠成的事”。

而近期,从物流行业内部消息来看,拼多多方面应该在秘密做计划,接洽企业。有行业人士向亿欧物流透露:拼多多想要接洽韵达,貌似被阿里截糊。

笔者曾经接触过一起要求管理人承担侵权责任的纠纷。李某与周某均在银行办理业务,其间,李某认为周某耽误其业务正常办理而骂了周某,周某旋即抓住李某衣领,双方之间多次发生口角。经银行工作人员多次上前劝慰,终将二人分开。但李某在办理完业务准备离开时,突然踉跄倒地并晕厥,随即被救护车送至医院检查。后李某主张周某掐其脖子致其晕厥,要求周某作为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同时以银行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为由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法院认为,纠纷因李某对周某言语不妥而引发,李某的行为系冲突产生的主要原因,对损害后果,李某应承担主要责任;李某出现身体不适并发生晕厥,与其被周某揪住衣领、二人多次发生口角存在一定关系,所以周某对损失承担10%的责任;银行工作人员在冲突发生后及时劝阻、协调,应对妥当,对阻止矛盾恶化起到了有效作用,尽到了安全保障义务,无需担责。

有行业人士称,把生态圈作为互联网商业的顶级发展模式,很有春秋战国的味道。前有传统企业被颠覆之鉴,互联网巨头也恐慌着被新生力量所颠覆,与其放任野蛮生长,不如将其纳入麾下,也是一个重要考虑。大吃小,强并弱,最后形成行业中屈指可数的战国七雄。

其二,在公共场所或者经营场所遭受来自第三人的侵权行为。例如,在银行取钱时遭遇抢劫被犯罪分子袭击身亡,在饭店吃饭时与其他顾客发生争吵而被打伤,或者犯罪分子为报复社会在车站肆意持刀砍杀旅客或路人。这些情况下,直接实施侵权行为的是第三人,该第三人当然要依法承担侵权责任。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公共场所管理者或者经营场所的经营者就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因为依照法律规定,他们在一定程度上也负有预防和制止此类侵权行为发生的注意义务。例如,制定突发公共安全事件的防范预案和配备相应的安保人员,在发生伤害事件时及时报警并救助受伤人员等。如果没有尽到这些义务,也需要依法承担侵权责任。侵权责任法第37条第2款规定,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所谓相应的补充责任是指,首先应当由侵权的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只有在其下落不明或者不能承担侵权责任的时候,才由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根据其过错和原因就侵权的第三人不能承担的部分承担一定范围的侵权责任。

8月底,江苏溧阳市民王先生和家人到某自助餐厅吃饭时,其间烧烤炉热油遇水引起爆溅,造成小孩烧伤。王先生向商家提出赔偿,未果。经当地有关部门调解,商家赔偿各类费用共2.5万元。

由2019年Q3财报也可看出,拼多多第三季度实现营收75.14亿元,同比增长122.81%,但净亏损为23.35亿元,同比扩大112.60%。处在不盈利阶段。拼多多能否承担得起长期的资金投入?黄峥会不会拉拢一些资方进行投资?

至于没有明面上站队,行事低调的韵达,拼多多机会也渺茫。韵达2019三季度财报数据不好看,经营效应不佳,虽然实现营业收入为86.99亿元,同比增长160.04%,但净利润为6.59亿元,同比下降32.81%。11月初有消息爆出‘阿里正在寻找入股韵达的投资机会‘。这使得阿里与韵达的关系更加微妙。

因公共场所管理人违反安全保障义务而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的,在审判实践中尤为常见。侵权责任法第37条对此作了专门规定,并根据受损害的原因,将公共场所管理人违反安全保障义务分为两种:

第一种是管理人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直接造成他人损害的。第二种类型是他人的损害虽然由第三人造成,但是管理人在此过程中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

2017年9月阿里53亿元人民币增持菜鸟,股权从原来的47%增加到51%,并宣布未来5年继续投入1000亿元。 2019年11月,阿里通过增资和购买老股的方式,投入人民币233亿元(约合33亿美元),持有菜鸟股权从约51%增加到约63%。菜鸟其他现有股东也参与了这一轮融资。

为防止突发公共事件,《体育场馆运营管理办法》第18条规定,体育场馆运营单位应当保证场馆及设施符合消防、卫生、安全、环保等要求,配备安全保护设施和人员,在醒目位置标明设施的使用方法和注意事项,确保场馆设施安全正常使用。体育场馆运营单位应当完善安全管理制度,健全应急救护措施和突发公共事件预防预警及应急处置预案,定期开展安全检查、培训和演习。体育场馆运营单位应当投保有关责任保险,提供意外伤害险购买服务并尽到提示购买义务。如果公共场所的管理者或者经营场所的经营者违反法律规定,导致他人遭受人身损害或者财产损失,其不仅要依法承担侵权赔偿责任,还可能面临行政处罚甚至刑事责任。

这一点不得不让人想起京东物流,京东物流2007年成立,在2018年左右才勉强实现盈利,之前的投入都是靠京东商城作支撑。

拼多多是轻资产模式,相比之下阿里则是重资产模式,可就其本质,拼多多自建物流平台的形式还是与菜鸟起初如出一辙。拼多多自建物流体系对快递行业有一定冲击。但对于拼多多而言,现如今,已不是菜鸟当年的情况,物流快递市场基本格局已定,该站队的都已站队,留给它的物流生存空间很是狭窄。剩下的黄峥可能看不上。

以上这些仅仅是资金的支持。除此,技术支持、研发人才、时间成本的支持缺一不可。当然,菜鸟虽是平台,但也建立仓储,进行投资等,做重资产投入。拼多多想要打造轻资产的自建物流平台,钱也许没有菜鸟投入大。可值得注意的是,拼多多各方面业绩亮眼,但唯独不赚钱,自我造血能力不够。

不过,物流方面自8月黄峥宣布正在建立“新物流”技术平台至今,一直未有消息爆出或透露该项目的进展,财报也未涉及。即使亿欧物流在与拼多多方面沟通询问时,也是不做任何这方面的回答。

商场、车站等公共场所管理人以及办公楼、住宅小区等公共区域管理人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物业服务企业作为管理公共场所或公共区域的典型主体,如今愈发重视这一典型的管理风险并积极作出应对。

例如,为了防止发生火灾,消防法第15条规定,公众聚集场所在投入使用、营业前,建设单位或者使用单位应当向场所所在地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消防救援机构申请消防安全检查。未经消防安全检查或者经检查不符合消防安全要求的,不得投入使用、营业。

对照侵权责任法第37条,这两个案例有一定代表性,说明公共场合侵权纠纷,应视义务违反人能够防止或制止损害的范围而定,“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是经营者承担责任的前提条件,在实务中,判断是否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需具体分析,从多方面了解事实,寻求证据。区分何种损害该由加害人赔偿,在何种情形,虽有损害,但是仍应当由被害人自己承担。

总之,摆在拼多多眼前的有两条路,一条是纯物流技术平台;一条是打破物流快递市场现有格局的,以物流平台为切入点的物流王国。前者容易,后者难。后者如果运营不好,很可能步入唯品会品骏快递的后尘。对于这两条路的选择,决定的是拼多多以后的发展与江湖地位,这步棋如何走,就看黄峥怎么选。

总结审判经验,我认为在判断公共场所管理人有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时,可以结合以下几个标准进行把握:一是法律法规明确了义务标准的,应当严格遵守法定标准;二是法律法规未规定义务标准的,应当采用善良管理人的标准;三是对于未成年人的保护,应当采用较成年人更高的义务标准;四是对于安全保障义务人从中获益的,应当采用比无偿从事活动更高的义务标准。(作者系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法官)

以菜鸟为例,2013年马云建立菜鸟时,是联合了阿里、顺丰、三通一达、银泰、复星等共同组建,该公司股权结构中,天猫投资21.5亿,占股43%;圆通、顺丰、申通、韵达、中通各出资5000万,占股1%。

当然,大件快递方面,德邦、优速这两家企业机会还是可以的。

其三,完全是因为受害人自己的原因而遭受的损害。例如,公园已经明确警示冬季不能到结冰的湖面上滑冰,受害人不顾警示和劝阻,执意到湖面上滑冰,因冰面破裂而掉入水中溺水而亡。在这种情形下,只要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经营场所的经营者依法尽到相应的警示、安全防护的义务且在受害人遭受损害后采取了相应的救助措施,那么受害人应当自行承担损害后果。

而拼多多除了电商平台,及还有在建的物流平台外,并没有其它领域的业务活动,例如超市、线下门店、生鲜、金融等。据了解,目前拼多多正联合物流生态的合作伙伴,探索农产品上行专用电子面单的可行性,尝试对农产品物流与普通包裹做区分,以进一步推动农村尤其是边远地区的农产品实现大规模上行。

当采取了各种防控措施,仍然无法杜绝个别意外事件的发生时,物业服务企业应及时做好意外事件的应急处理。首要的措施就是及时救助,对受到伤害的人员或财产施以必要的救助和防护,避免损害扩大。其次,要注意保护现场、固化证据,这将对后期的责任划分和追究起到关键作用。某小区曾出现一起行人被私装地锁绊倒受伤的意外事件。物业人员到达现场后,为伤者和地锁安装者建立联系后就离开了现场。结果后期双方对索赔金额无法达成一致,伤者一怒将地锁安装者和物业服务企业都告上了法庭。因现场没有收集固化证据,物业服务企业无法证明当时地锁是何人安装。结果因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独自承担了赔偿责任。

公共场所不同于私人场所,其供不特定之人进出和活动,人流密集。一旦发生损害事故,将对不特定人的人身财产造成重大损害。因此,为了维护公众安全,法律对于公共场所的管理者或经营场所的经营者都有明确保障公众安全义务的规定。

在这个体系之内,各个协作企业往往占据着互联网相关的重要位置,他们不再各自为战,而是有着共同目标,相互支撑、共生,形成一个完整的闭环。闭环是其重要特征。

侵权责任视具体情况而定

7月20日下午,在安徽省黄山市黄山区丰大国际酒店,游客在玩耍时,游乐设施的顶部突然下陷,事故造成一死四伤的悲剧,其中死者是一名8岁的小女孩。

上述新闻说的这起案件是一起典型的因在公共场所受到损害而引起的民事纠纷,死者郭某的家属将居民孙女士与物业公司一并告上了法庭,要求赔偿损失。虽然有关这起纠纷的基本事实,只有等法院审理之后才能水落石出,但从郭某家属递交的起诉状看,家属认为孙女士阻拦郭某离开并恶语相向,导致郭某心脏骤停、不治身亡;物业公司作为公共场所管理人,管理不善,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导致小区门口严重阻塞,是致使纠纷发生、郭某死亡的原因之一。

一、快递市场格局,拼多多难切断

作为法律工作者,建议当事方关注所陈述的争议主张是否有证据证明,说到底是要靠证据来还原法律事实厘清责任。无论经营者还是受害人,应当合理注意和识别防范风险因素,也应在事发时采取合理措施避免损失的扩大,并注意保留相关证据。例如,还原经营者是否有必要合理的安全保障措施,及时取得监控、获取目击证人联络方式等,保留所有的诊疗、交通、误工、护理等记录和票据。

《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第19条规定:在公共场所举办营业性演出,演出举办单位应当依照有关安全、消防的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办理审批手续,并制定安全保卫工作方案和灭火、应急疏散预案。演出场所应当配备应急广播、照明设施,在安全出入口设置明显标识,保证安全出入口畅通;需要临时搭建舞台、看台的,演出举办单位应当按照国家有关安全标准搭建舞台、看台,确保安全。

从实践来看,人们在公共场所或者经营场所中遭受损害的情形,大体可分为以下三类:其一,由于公共场所或者经营场所的设施设备、服务等存在问题,导致人们遭受损害。例如,在公园晨练时,因运动设备存在缺陷而受伤;出入车站、餐厅、医院等地方时,因地面湿滑摔倒受伤;歌舞厅发生火灾而消防疏散门被堵塞导致消费者被烧死烧伤,地铁人流拥挤而无工作人员维持秩序致使乘客被击倒踩踏受伤或死亡等。在这些情形中,损害的发生是由于公共场所的管理者或者经营场所的经营者没有依法履行保障公众安全的安全保障义务所致,所以,依据侵权责任法第37条第1款,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当然,这是一般的损害情形,如果是因为公共场所的建筑物倒塌、脱落或者坠落而导致伤害,或者因为公共道路上有人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的物品而造成损害的,或者在动物园被饲养的动物抓伤咬伤的,则应分别依据侵权责任法第85条、第86条、第89条或者第81条由相应的责任人承担侵权责任。

把握管理人安保义务衡量标准

三、拼多多生态圈,撑不起自建物流体系

另外,拼多多2019年Q3财报显示,截至9月30日的12个月期间,拼多多平台年活跃买家数达5.363亿,较去年同期的3.855亿净增1.508亿,同比增长超过39.12%,较上一季度净增5310万,创上市以来最大单季增长。淘系同期为6.93亿,京东为3.344亿。正在逼近淘系。

于是,自2018年末拼多多在商家后台更新物流通知,到2019年3月推行电子面单,再到黄峥在2019年Q2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拼多多正在开发“新物流”技术平台,都在有节奏、按步骤的一步一步走。

《报告》指出,95%的受访者曾遭遇个人信息泄露,受访者认为中介服务类APP的个人信息保护问题最突出,占52.46%;其次是网上购物、金融借贷、地图导航、学习教育等,超一半受访者在注册APP后收到骚扰或推销电话。

物流特约研究员杨达卿则从另一个角度对电商物流市场格局作了分析,他认为阿里系、京东系和通达系是三大利益群体,而且格局日渐清晰。通达系成为电商物流服务的最大承办集群,无论阿里、京东还是拼多多都需要通达系。这种情况下拼多多自建全链路的实体物流体系,应该不是合适的选项,更需要考虑搭建开放型数字物流平台及参投一些核心仓储,即投资线上线下的枢纽型物流资源。

针对APP的精准广告推送,受访者接受度较高,七成认为可以接受,其中,四成多认为如果刚好满足需求未尝不可,但希望不要太频繁,超过三成受访者希望APP推荐越精准越好。少数受访者表示很反感,感觉被窥探或偷听,仅有6.48%的受访者常使用APP的关闭精准广告功能。

公共场所的安全保障不容忽视。对于广大民众而言,一是要履行必要的注意义务,做好自身防护,避免疏忽大意产生意外。二是出现意外事件时,一定要冷静处理,降低损害,避免盲目维权、野蛮维权;对于公共场所管理人而言,应提高警惕,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专业性做好安全风险防控和应急处理。(作者系北京安恒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

在公共场所和公共区域的管理中,为履行安全保障义务,物业服务企业对内应识别、处理各种安全风险源,消除安全隐患。例如雨雪天气及时处理室内外积水积雪,避免行人滑倒;定期修剪乔木枯枝,避免出现坠落等;对外应做好安全宣传和警示告知。如张贴警示标识、在大风天气来临之前提醒业主进行自查,避免出现高空抛坠物等;同时,物业服务企业应当选择合法合规的方式转移风险,如为公共场所和公共区域投保公共责任险、物业责任险等。

总的来说,我国现行法律对于人们在公共场所遭受损害的各种情形都有相应的规范,这就意味着:一方面,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经营场所的经营者应当严格依法履行相应的义务,保证自己控制范围内的场所设施设备的安全和服务的安全,同时对可能出现的损害依法尽到警示、安全防护和救助的义务;另一方面,广大人民群众在公共场所或者经营场所进行相应活动时,也要对自己的人身财产安全尽到应有的注意义务,严格遵守场所的各项管理规定,不能去的地方不要去,不能做的事情不要做。唯其如此,才能最大限度预防和避免各种损害的发生。(作者系清华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教授)

客户在营业场所内受到侵害是屡见不鲜的问题,出现争议时,正确使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十分重要。

在杨达卿看来,电商物流市场基本形成两大类型:一是阿里构建的菜鸟网络开放性生态圈模式,以菜鸟联盟结成集群协同,以资本和订单为抓手结成生态共同体;二是京东物流和苏宁物流为代表的自营物流模式,向垂直一体化供应链服务延伸。

互联网的顶级竞争,就是生态圈竞争。

需要指出的是,经营者对营业场所的环境安全保障是基本义务,但其防范和控制力度也是有限的,对侵害的防御也有一定的滞后性,所以提高客户的防范意识对预防事故发生尤为重要。(作者系广东信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

注重保留证据厘清责任归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