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避疫兴起种菜热纽约华人摆摊卖菜苗生意火

中新网5月21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纽约的超市、餐馆一度暂停营业。如今,虽然疫情发展趋缓,但在过去两个月实施居家避疫间,有不少人开始在家种菜自给自足,看准华人种菜热潮,有摊贩开始在曼哈顿华埠街头摆摊,卖各种蔬果菜苗,生意相当火热。

在格兰街(Grand St。)和伊利沙白街(Elizabeth St。)交口贩卖菜苗的华人游女士表示,她从上周开始摆摊,原本华人就喜欢在自家庭园种菜,因为疫情期间不少超市关门,日常买菜成为挑战,有更多人也开始加入种菜的行列,虽然现在街上人流仍无法与疫情前相比,但销售状况却和往年差不多。

对于留学生来说就更难了,原来是住在多人宿舍里面,基本都是公共区域,住单间又会造成经济上很大的负担。

笛福兹说他的目标是让人工智能系统擅长识别音频源的组成部分,就像它们现在可以在一张照片中准确地区分不同的物体一样。“我们在音频方面还没有达到同样的水平,”他说。 

笛福兹说,他的系统也可以比作探测和记录地震的地震仪。地震时,地动仪的底座会移动,但悬挂在上面的重物不会移动,这使得附着在重物上的笔可以画出记录地面运动的波形。人工智能模型可以探测到同时发生的几个不同的地震,然后推断出每个地震的震级和强度的细节。同样,笛福兹的系统分析并分离出一首歌曲的本来面目,而不是根据预先设定的声谱图结构来分割它。

2004年开始,我就已经定居在英国伦敦了,上次回国是去年的复活节。最开始关注疫情发展是在国内疫情爆发的时候,毕竟家人都在国内。

12例输入性病例中,4名外籍佣工由菲律宾抵港,2名货轮船员分别由德国及土耳其抵港,另有1名货机机师由美国抵港。

昨天我们楼里的管理员说他住的地方,有一个小商铺,把厨房纸卖给一个老太太收了25磅,他们那里人都很生气,都去谴责他,最后退了15磅给老太太。

英国这边现在的主要舆论就是不能像中国一样封城,那样的话经济一定会崩溃。但是在保经济的同时,这个病毒到底有多么危险,这个社会会变成什么样子,没有人知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物价的话除了口罩比较贵,酒精什么的买不到之外,超市里的食品、生活用品价格都是正常价格,没有什么变化。

这些修改帮助Demucs在一些重要方面胜过Wave-U-Net,比如它如何处理一种声音压倒另一种声音的问题。“你可以想象一架飞机起飞,引擎噪音会淹没一个人的声音,”笛福兹说。

我朋友圈里也有极少数人对这种做法表示理解,但我觉得这仅仅是从评论的角度,我相信落实到个人的时候,所有的华人在防护措施上面都会非常非常谨慎。

后来政府又有了新的消息,就是鼓励人们在家办公。所以我们公司在这个周末也终于开始发出在家办公的通知,所以从这周一开始,我们就在家里办公了。我其实直到上周五,还是坚持到办公室的,但是周四周五的时候人其实已经明显也变少了,估计只有一半的人还坚持在办公室。

以前的波形模型,通过简单地移除原始音频源文件的一部分来处理这个问题,但是它们不能重建丢失材料的重要部分。笛福兹增强了Demucs解码器的能力,“Demucs可以重新创建它认为存在但却迷失在混音中的音频。” 这意味着他的模型可以重新合成可能被响亮的铙钹声丢失的柔和的钢琴音符,因为它理解应该呈现什么样的声音。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雷锋网雷锋网

昨天有看到一个视频就是,中国城的餐厅很萧条,不知道是不是全部都关了。

足够聪明的系统来重建缺失

英国的媒体、科学家,还有世卫组织其实也很快质疑这个做法,英国政府也很快去澄清了,说这个只是一个科学概念而不是一个措施或者政策。而且在家做轻症隔离也是肯定会造成交叉感染的,因为在国内其实也有这种情况,就是照顾病人全家感染。比如我现在是一个两室一厅,室友是俄罗斯人,在我和其他华人朋友影响下,他可能比我还紧张,而且出门一定会戴口罩。这样我还是因为我们会用客厅、洗手间这样的公共区域而感到担心。

我这边主要是买了一些口罩,但是现在大街上戴口罩的人还是比较少,再加上我们是华人面孔,所以我们目前尽量还是不出门。如果真的必须出门的话,也必须是在晚上出去,开车直接去一些24小时的超市。

还有英国人的对于病人才戴口罩这个概念真的是根深蒂固,就像我昨天戴着口罩去超市里想买一些药,就会有店员主动过来问你是得了什么病。

基于声谱图的人工智能系统,在分离出以单一频率响起或共振的乐器的音符方面相对有效,例如钢琴或小提琴旋律。

英国政府也知道,他们说话得看民众听不听,没办法强制,如果政府让餐厅、剧院、大型集会全部关闭,也会有很多麻烦。

我女儿就会告诉我,“戴口罩没用,只有生病的人才需要戴。戴口罩是为了保护别人,而不是保护你自己。”

不过也有华人家长发了朋友圈,说他们幼儿园除了自己孩子所有的其他小孩都没有来,“现在五个老师正在看着我儿子,我正在计划早点去接孩子,看能不能让老师早点下班。”

现在孩子所在的学校看起来还都一切正常,班级群也没有讨论关于疫情的事,学校就是给孩子讲一些怎么洗手。

33例初步确诊病例中,部分是之前确诊患者的紧密接触者,另包括1名驻守深圳湾管制站的入境处职员和2名的士司机。

当时我们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群体防疫”的概念,当然这个概念本身不难理解,稍微看一下图文的解释就能明白他这个意思到底是什么。但这个对个人的风险是非常大的,尤其是华人是非常不理解的,因为我们也是很清楚国内是这么应对这个疫情的。

连我们公司的英国人也都说这是英国首相的一次政治赌博,尽管也有相当数量的甚至是华人也对这个政策表示支持。

最近听说群体免疫这个相关政策,我觉得主要是分几方面。首先英国人的文化和中国确实不太一样,他们很难因为政府一声令下,就可以大家都呆在家里;第二点,在疫情期间中国其实承受了非常大的经济损失,可能英国不想搭上这个损失,也觉得只要这个死亡率能控制住,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也是不错的。

现在英国的大多数企业还是在正常工作,一些企业也是允许在家里工作,华人早就开始居家办公。所以现在来看员工的收入并没有收到影响,真的要体现,估计至少也是半年以后。

据英国《镜报》3月17日报道,当地时间3月17日,英国新冠肺炎感染病例增至1950例,新增407例,为迄今为止最大的单日增幅。

笛福兹解释说,随着Demucs的发展,它将为人们在家中创作音乐的数字音频工作站带来声音的真实性。这些工作站提供了能够唤起特定时代或风格的合成仪器,通常需要对原始硬件进行大量的数字化改造。 

因为我的工作性质,是被派驻在伦敦分公司进行工作的,在上周的发布会以后,政府的导向其实还没有鼓励停工,所以公司也没有正式宣布在家上班。

他首先使用了Wave-U-Net(https://github.com/f90/Wave-U-Net)的底层架构,这是一个为音乐源分离开发的早期人工智能波形模型。但是他有很多工作要做,因为声谱图模型的表现优于Wave-U-Net。他通过添加线性单元来微调波形网络中分析模式的算法参数。笛福兹还增加了长短期记忆,这种结构允许网络处理整个数据序列,如一段音乐或一段视频,而不仅仅是一个数据点,如图像。笛福兹还提高了Wave-U-Net的速度和内存使用率。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游女士说,购买客群中多为华人,而各类菜苗中,以瓜类幼苗最受华人欢迎;“最近也有不少外族裔也来买菜苗,他们多是买西红柿和辣椒居多。”(颜嘉莹)

直到意大利感染人数急剧增加以后,英国人才有一些担心,一些朋友也觉得英国是不是很快也要破千了,当然现在早已破千了。

也和英国人聊过,为什么会抢购卫生纸,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因为别人都在抢,所以跟着,所以有的时候真的觉得英国人是蠢萌蠢萌的。

这个疫情发生以后,我也经常和一些英国人去沟通这个疫情。我觉得可能现在英国普通人的心态就是很淡定,可能有一些恐慌,但是不多,想的都是一些非常实际的事情。比如我的同事会提前进行一些在家远程工作的测试,确保可以无障碍进入远程工作阶段。

“女儿告诉我:病人才需要戴口罩”

一开始疫情在中国爆发的时候,回到伦敦是不敢带口罩的,因为怕受到袭击,但那时候至少还没有病毒的担忧。现在出门时不得不戴了,但又怕戴了口罩会引起民众的恐慌,也怕暴力事件会上升。

这种重构和分离的能力使Demucs比其他波形模型有优势。笛福兹说,Demucs已经与最好的波形技术相匹配,并且“远远超出”最先进的声谱技术。

基于人工智能的波形模型避免了这些问题,因为它们不试图将一首歌放到时间和频率的僵化结构中。笛福兹解释说,波形模型的工作方式与计算机视觉相似,计算机视觉是人工智能的研究领域,旨在让计算机学会从数字图像中识别模式,从而获得对视觉世界的高级理解。

Facebook AI 的研究人员已经开发了一个系统,可以做到这一点——精确度高得惊人。

多位身在英国伦敦的海外华人,向《深网》分享了英国疫情爆发期间的所见所闻。值得关注的是,尽管近日有大量华人从海外返回国内,但部分身处伦敦或者欧洲其他城市的华人对深网表示,在他们看来,在回国的路上会接触大量潜在患者,现在在家自我隔会更加安全。“最怕的并不是疫情,而是随着疫情发展更加迅速,有可能会乱起来的社会。”

昨天有出门一下,发现还是没有人戴口罩,但是也能看到,一些英国人也会用围巾、衣领或者各种东西来挡住脸。我觉得不戴的原因也可能是他们真的买不到口罩了。另外,现在的口罩真的非常贵,一个口罩N95这种级别的可能要几十英镑。

口述者:周女士,公司外派常驻伦敦工作

在盲听测试中,38名参与者从50首测试曲目中随机抽取8秒钟进行听音,这50首曲目由三个模型分开:Demucs、领先波形、频谱图技术。听众认为Demucs在质量和无伪影(如背景噪音或失真)方面表现最佳。

我身边的一些华人反应比较快,因为国内疫情警觉性也比较高,刚有苗头就开始陆陆续续囤东西、买东西。还有的华人也调侃,万一没爆发疫情,囤这么多东西,怎么吃得完?

尽管首相有呼吁,但是我看现在街上还是有很多餐馆也在开业,还有剧院也都在开业,因为政府也只是建议而不是强制。我看餐馆也基本没有什么安全距离的概念,餐厅本来就挺挤的,他的座位都很密集,但是客人肯定很少,所以其实也不用强制指定安全距离。

据医院管理局数字显示,截至11日中午,共有1196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康复出院,另有7人死亡,其余确诊患者仍在9间公立医院接受隔离治疗,其中2人为危重症。

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表示,今日新增的本地病例中,部分患者与之前确诊的群组有关,涉及茶餐厅、安老院、多个公共屋邨等场所;8人暂时未能找到确切的传播源头,其中包括1名在香港科技大学实验室进行化验工作的职员。

但我想新冠肺炎是一个全新的病毒,群体免疫这种说法过于夸张,一旦失败造成的伤害会非常大。我个人不反对政府提出这样的行事风格,但是总要有能力和更详细的规章。

计算机视觉使用神经网络来检测基本模式——类似于在图像中发现角落和边缘——然后推断更高级或更复杂的模式。“波形模型的工作方式非常相似,”笛福兹说。他解释了波形模型如何需要几秒钟来适应歌曲中的突出频率——人声、低音、鼓或吉他——并为每一个元素生成单独的波形。然后,它开始推断更高比例的结构,以增加细微差别,并精细雕刻每个波形。

实话说就是这种紧急状态,大家还是觉得挺奇怪的,因为反正都是第一次,到底是什么大家也不知道。

越来越多国内的朋友都在劝我回去,我其实也在关注这边朋友们的动态和中国商会的群,目前大家都还在观望,但是都被英国政府的政策吓得不轻。

“有人直播从公司厕所偷卫生纸”

笛福兹解释说,构建这个系统需要克服一系列复杂的技术挑战。

现在英国的华人圈基本上分为两派,一派认为英国政府疯了,是堵上所有人的生命,玩儿一个大型轮盘赌,赌输了反正死的也就是百分之几,明年这个时候大家已经不会觉得这件事儿很重要了。这一派人数是绝大多数,因为人还是比较理性的,不管怎么算这个都要付几十万人的死亡作为代价,谁都不希望自己是这几十万人中的一员。

相关推荐 港府:深圳湾口岸入境处有职员确诊 6日至8日曾当值 香港教育局:全港中小学幼儿园7月13日起提早放暑假

身边英国朋友开始对这个疫情有所了解,也是在武汉最严重的时候,因为BBC(英国广播公司)每天都有报道。但是我觉得英国人自己是没有什么恐慌的,生活也比较正常,只是偶尔会问“你的家人、朋友是不是都还好?这个事情现在看起来很可怕,你们怎么样?”

卫生纸脱销这个事真的非常让人不明白,反正就是买不到。昨天我还有一个同事还在社交平台上直播了他从公司偷卫生纸的全过程,他从那个公司的洗手间里面把所有多放的卷纸全部都拿走了。

一位旅居英国伦敦多年的华人对《深网》表示,从英国的媒体导向来看,约翰逊正在拒绝承认自己认可“群体免疫”,而是把这个行为推到瓦兰斯身上。

另外就是英国的酒馆文化,几乎每个酒馆都有一些老客,他们可能一辈子每天都要去这个酒馆,你让他不要去,反弹就会很大。首相的父亲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就在电视上直接说,不去酒馆是不可能的,他一定要去那个他最常去的酒馆。因为很多英国人的想法确实是,我的生活比较重要,我不能因为一个病毒就被囚禁在家里。

现在我们所在的地方附近,基本是看不到人戴口罩的,一是政府会宣传说是戴口罩没什么用,还有就是在英国想买口罩的确也买不到。

不过我暂时还没有回国的打算,前几天看张文宏医生的视频,我觉得说的很对,“现在回国的话,那你在海外的工作和学习是不是就放弃了?因为毕竟公司没有相关的规定。”而且现在全球的情况,每家公司在业绩上都会有压力,盲目回到国内一定会对工作有影响。另外现在虽然说中国的情况稍微好了一点,但是抗击疫情依然是全球化的阶段,回到国内也是一样的。

但是我也担心,一旦英国这个轮盘赌产生了不好的影响,比如说像意大利一样,完全没有控制住。那社会底层人民可能会打砸抢,这个负面影响完全没有人知道。

本来我打算戴口罩的,现在还是尽量不带,我觉得万一因为戴口罩被打一顿这事儿有点不值得。网上不是也有被打了的照片吗,虽然我现在还没有遇到,但是我相信这种事情是会发生的。我来英国的时间有点长,实际上,英国底层还是有很多素质比较差的人,被这些人打,我觉得也挺正常的。

工程师们首先试图通过调整立体声录音中的左右声道,或调整均衡器设置来提高或降低某些频率,从而隔离歌曲的人声或吉他声。

笛福兹说,像Demucs这样的技术,不仅能帮助音乐家学习复杂的吉他即兴重复段落;总有一天,它还能让人工智能助手在嘈杂的房间里更容易听到语音指令。

张竹君形容,目前病毒传播已深入多个社区,确诊病例呈蔓延趋势,香港正面临疫情出现以来最严峻的情况。她强烈呼吁市民提高警觉,减少外出,时刻保持个人和环境卫生。

口述者:李女士:定居伦敦16年,老家北京

想象一下,如果音乐源分离技术能够完美地捕捉20世纪50年代摇滚歌曲中用电子管放大器演奏的老式空心体电吉他的声音。Demucs让音乐爱好者和音乐家离这一能力更近了一步。

这些旋律在声谱图上显示为清晰、连续的水平线。但是隔离那些产生残余噪音的撞击声,比如鼓,低音拍击,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鼓点感觉像一个单一的、实时的整体事件,但它实际上包含了不同的部分。对于鼓来说,它包括覆盖较高频率范围的初始撞击,随后是在较低频率范围内的无音高衰减。笛福兹说,一般的小鼓“就频率而言,到处都是”。

现在来看英国的大型超市,物价还是平稳的。只是个别的商品买不到了,像鸡蛋就比较难买,要早上刚刚进货的时候就要去买。卫生纸是一直都没有,而且感觉所有的纸都没有了。

声谱图只能将声波表现为时间和频率的组合,无法捕捉到这样的细微差别。因此,他们将鼓点或拍子低音处理成几条不连续的垂直线,而不是一个整齐、无缝的声音。这就是为什么通过声谱图分离出来的鼓和低音轨道,听起来常常是模糊不清的。 

创建者名叫亚历山大·笛福兹(Alexandre Defossez),是Facebook人工智能巴黎实验室的科学家。笛福兹的系统被称为Demucs,这个名字来源于“音乐资源深度提取器”,其工作原理是检测声波中的复杂模式,对每种乐器或声音的波形模式建立一个高层次的理解,然后利用人工智能将它们巧妙地分离开来。

有一部分华人现在希望自己可以赶紧回国,去躲避疫情。但我个人觉得,回国这件事可能暂时没必要,这不是说开个车一两个小时就能到的问题,至少要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飞机上的人员密度,你不能保证你不被感染,特别是我还有孩子。以目前英国的人口密度,只要老实待在家,被传染的可能性其实是非常低的。

自从上周的记者会以后,其实英国人也都慌了,超市都开始空了。我每隔两天都会去看看家附近超市的货架,一开始只是厕纸没了,周五开始大范围变空了。

声源分离长期以来一直吸引着科学家。1953年,英国认知科学家科林·切里(Colin Cherry)创造了“鸡尾酒会效应”这个词语,用来描述人类在拥挤嘈杂的房间里专注于一次谈话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