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用十几天中国企业仿制出瑞德西韦!股价暴涨股东赚翻公司却说不会发国难财

作为治疗新冠肺炎的希望药物之一,瑞德西韦(Remdesivir)的消息备受关注。

目前,瑞德西韦对新冠肺炎的疗效仍有待临床试验的最终结果。最新官方临床试验注册信息显示,重症组病人目前已经入组。这是自2月6日该药物临床试验有记录以来的首次更新。

参观完古墓保护区,来到主体陈列楼。陈列楼地下一层以金字塔状光棚采光,与墓室覆斗光棚相区别。楼北侧高耸一座玉圭形门阙,代表墓主的高贵身份。东西两侧墙壁上刻有船纹浮雕,是出土文物“船纹铜提桶”上纹饰的再现。

“全国各地考古发现的玉衣不少于50件,多为金、银、铜丝编缀玉片而成。南越王赵眜的玉衣,是目前考古所见唯一形制完备的丝缕玉衣。”王维一介绍说。

2016年,广州南越国宫署遗址、南越王墓遗址等6处史迹点被列入中国首批“海上丝绸之路·中国史迹世界文化遗产”遗产点名单。南越王墓中瑰宝见证了广州悠久的海上交通贸易史,历经2000多年依然光彩夺目。

“海丝”文物价值非凡

王征野说:“博瑞医药作为中国药企,理应具有家国情怀,承担社会责任,若瑞德西韦能够最终获批上市,疫情期间将主要通过捐赠等方式供应给相关病人,不会在这个上面赚钱,希望给老百姓一颗定心丸。”

主体陈列楼《南越藏珍》展包括“南越文帝”“美玉大观”“兵器车马”“海路扬帆”“生产工具”“宫廷宴乐”6个单元,展出南越王墓出土文物490件套,其中有200余件国家一级文物。

“海路扬帆”单元中展示了南越王墓主棺室出土的一件扁球形银盒,盒身和盖子上有对向交错的蒜头形凸瓣纹,颇具特色。“它是用捶揲法制成,这种工艺及纹饰、造型具有古代西亚波斯金银器的特点,专家判断它很可能是一件海外舶来品。”王维一介绍说。银盒进入中国后,工匠在盖子上焊接了盖钮,在盒底加了铜圈足。它被当作药盒使用,出土时盒内还装有药丸。

这枚金印重148.5克,含金量达98%,是目前考古发现最大的西汉金印。印面有田字界格,阴刻篆书“文帝行玺”4字。印钮是一条游龙,盘曲成S形,雕刻精美。

不过,王征野亦提示风险,目前瑞德西韦用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Ⅲ期临床试验并未结束,因此该药物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是否有效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如果相关临床试验结果不理想,则对瑞德西韦的仿制技术就无重大价值可言。

第一单元“南越文帝”介绍南越王赵眜生平和主棺室出土文物情况。证明墓主人身份的“文帝行玺”金印陈列于这一单元,吸引了不少观众驻足欣赏。

关于瑞德西韦的专利问题,吉利德科学表示,吉利德科学研发了瑞德西韦,并在美国、中国及世界其他地区拥有专利。2016年,针对瑞德西韦在冠状病毒上的应用,吉利德科学在中国以及全球申请了更多的专利。在中国,对于冠状病毒应用的专利申请尚待批准。

该声明中称,吉利德科学已与中国卫生部门达成了协议,支持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开展两项临床试验,以确定瑞德西韦作为冠状病毒潜在治疗手段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吉利德科学无偿提供研究所需的药物,并为研究的设计和开展提供支持。

“吉利德科学无权干涉专利局是否向中国研究人员授予专利。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专利申请是在吉利德科学提交申请的三年多时间之后提交的,对这份申请的考量将会综合目前对于该合成药物已知的了解和正在申请中的专利。我们无法对研究人员专利申请的细节发表评论,因为专利申请内容在18个月之后才会公布。”

2月11日深夜,博瑞医药董秘王征野回应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称,凭借在高端原料药和特殊注射剂开发领域的技术积累,公司集中了所有的研发力量,在十几天内就仿制瑞德西韦成功。但由于上游供应商未完全到位,且物流运输不便,目前公司生产原料较少。

南越王墓的横空出世,堪称20世纪80年代轰动一时的重大考古发现。

今日(2月12日),博瑞医药开盘便“一”字涨停,截至今日收盘,其股价为52.12元/股,创出上市以来新高。

1983年6月,广东省政府基建部门在越秀区象岗山施工,当推土机开挖公寓楼墙基时,地下露出一块块平整的大石板。工程负责人立即联系文物部门,闻讯赶来的专家经过3天勘察,初步得出结论——这是一座西汉南越国时期的王侯级大墓。

首批新冠肺炎重症患者6日已接受用药

除了“文帝行玺”金印,南越王墓出土的金印还有2枚,合占迄今发现汉代金印数量的1/4。此外还有其他各类玺印20枚,包括铜、玉、水晶、玛瑙、绿松石、象牙等6种材质。“这些玺印及其印文为判断墓主及殉人身份提供了直接依据,也体现了南越国独特的用印制度,对于研究南越国史和汉越融合具有重要作用。”王维一说。

王维一介绍,墓中陪葬十分奢华,轻丝彩绸、金车宝马、编钟大鼎、山珍海味等应有尽有,此外还有15个殉人。由于南越王墓从未被盗掘,保存完好,从中出土了1万多件文物,集中反映了2000多年前南越国政治、经济和文化状况。

南越王墓中还发现了产自西亚或红海的珍贵乳香、5根原支非洲象牙、具有典型西方特色的焊珠金花泡(饰品)等文物。在一件船纹铜提筒上,可以清晰看到大船的水密舱结构,反映了当时造船技术的高超。所谓水密舱,就是用木板把船舱分隔成一个个互不相通的区域,避免船舱进水,这一技术使远航成为可能。

据悉,博瑞医药在瑞德西韦的原料药和制剂开发生产中已发生的成本预计约为500万元,后续进一步放大生产,预计还需要投入约1000万元。公告还显示,博瑞医药在完成瑞德西韦原料药的仿制和制剂生产后,需经过药物临床试验、药品审批等多个环节。若瑞德西韦最终转化为产品投入市场,需要获得吉利德科学作为专利权人的授权。

“这是目前汉代墓葬中出土的唯一一件角形玉杯,也是首批国家禁止出国(境)展览的文物之一。”王维一指着一件造型独特、雕刻精美的角形玉杯对记者说。它由整块青白色硬玉雕成,呈犀角状造型,口部椭圆,线条优美,纹饰以卷云纹为主,集圆雕、线雕、浅浮雕、高浮雕等雕刻工艺于一身,杯口下缘还雕有一只尖嘴兽。这件玉杯与国内同时期玉器的器型不同,与西方的来通杯在器型、纹饰、使用方式上有相似之处,因此有专家认为它是“海上丝绸之路”开通后文化交流的产物。

赵建平说,根据国外患者使用情况,药物没有明显不良反应。以往临床试验分组通常按照1:1进行,即1份治疗用药、1份对照组。这次为了重症病人得到较好的救治,专家组按照2:1进行试验,也就是临床试验患者中约66%可以用到瑞德西韦,而对于安慰组的病人,其他标准治疗还是一样进行,不会延误。

而据新华社此前报道, 2月6日晚,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临床试验已在武汉金银潭医院启动。据瑞德西韦临床试验项目负责人、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曹彬教授介绍,总计拟入组761例患者。首位受药的是一位68岁的男性重症患者。

在“美玉大观”单元,一件透雕龙凤纹重环玉佩吸引了记者注意。玉佩内环中有一条昂首的游龙,外环的凤鸟婀娜多姿,立于龙爪之上,头冠和尾部延伸成卷云纹状,将双环之间的空间填满。凤鸟回头与龙对望,似在喃喃细语,表达了龙凤呈祥的美好寓意。王维一告诉记者,西汉南越王博物馆的馆徽图案就是来自这件文物。

位于广州市越秀区解放北路的西汉南越王博物馆,是在南越王墓基础上建立的遗址博物馆,1988年对外开放。博物馆以古墓为中心,依山而建,建筑面积1.74万平方米,由综合陈列楼、古墓保护区、主体陈列楼组成。博物馆外墙仿照陵墓石室材质,用红色砂岩作贴面,体现出典型的岭南现代建筑风格。馆内主要展示南越王墓原址及其出土文物,此外还设有杨永德伉俪捐赠的陶瓷枕专题陈列。2008年,西汉南越王博物馆被评为“国家一级博物馆”。

湖北省医疗救治组专家、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赵建平7日在湖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说,正在进行中的瑞德西韦随机双盲对照试验按2:1进行,约有66%的临床试验患者有机会用上瑞德西韦,同时其他标准治疗也在推进。

之后,王征野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也表示,“我们不会发国难财,主要是把这种药品提供给国家,去救治病人。”

临床试验注册信息显示,瑞德西韦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重症患者的三期临床试验已经在2月10日入组。重症患者病例人数452人,根据临床试验设计,试验采用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方法展开。

西汉时期,广州已经是重要的港口和商品集散地。南越王墓出土的不少文物与“海上丝绸之路”相关,体现了当时经贸、文化交流的盛况。

赵建平说,瑞德西韦是目前体外抗病毒活性最强的药物,但是没有人体试验证据,虽然充满期待,但要用科学的态度来检测疗效和安全性。此次采用的随机双盲对照试验,有严格科学的疗效评价。

关于瑞德西韦的供应问题,吉利德科学在声明中表示:“虽然尚未确定瑞德西韦是否可以安全有效地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但考虑到当前情况的紧迫性,我们正在采取多种措施加快生产进度,增加供应,包括拓展了外部制药合作伙伴网络,以加快原材料的采购,原料药和药品的生产;同时,我们开始在内部制造瑞德西韦,以作为外部生产网络产能的补充。”

资料显示,瑞德西韦由美国吉利德科学开发,用于防治埃博拉病毒感染,吉利德科学是瑞德西韦的化合物专利权人。瑞德西韦已经在国外通过了Ⅰ期和Ⅱ期临床试验,目前吉利德科学正在与国内机构配合,对瑞德西韦用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进行Ⅲ期临床试验。

“南越王墓是岭南地区迄今发现规模最大的汉代彩绘石室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宣教部主任王维一介绍,“作为古墓原址上建立的遗址类博物馆,西汉南越王博物馆在全国几千家博物馆中算是独具特色的。观众可以进入汉代王侯大墓中参观,这种体验独一无二。”

展览中还可以看到铜铁兵器、铁质农具、饮食器具、青铜乐器等,生动反映了2000多年前岭南地区的生产生活图景。从墓中出土的大量禾花雀遗骸可以看出南越王的饮食癖好,烤炉、煎炉、釜、甑等烹饪器具则体现了南越人烹饪手法的多样。

据了解,瑞德西韦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安全性和疗效的临床试验,目前在中国开展了两项,分别为重症组和轻症组,共拟入组患者761例。根据临床试验的时间设计,从2月6日开始,重症组预计初步完成时间为4月3日,主要终点指标是28天时间窗口内临床症状的改善;轻症组预计初步完成时间为4月10日,主要终点指标是28天时间窗口内临床的恢复。根据临床试验注册信息,轻症组病人目前尚未入组。

吉利德科学:无偿提供研究所需的药物

而如今,中国已经出现了瑞德西韦的仿制药。

2月11日晚间,博瑞医药(688166,SH)发布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成功仿制开发了瑞德西韦原料药合成工艺技术和制剂技术,已经批量生产出瑞德西韦原料药,瑞德西韦制剂批量化生产正在进行中。

丝缕玉衣也是南越王墓中的代表性文物。这套玉衣穿着于墓主人身上,全长1.73米,用玉2291片,由丝线穿系和麻布粘贴编缀而成,包括头套、上身衣、袖套、手套、裤筒和鞋。出土时,编缀玉衣的丝线和麻布已朽,玉片散落,现在人们看到的展品是由专家历时3年修复而成。

此前瑞德西韦在国外治愈了部分患者,引起广泛关注。在科技部、国家卫健委、国家药监局等多部门支持下,瑞德西韦已完成临床试验的注册审批工作,首批新冠肺炎的重症患者6日已接受用药,临床试验的入组患者共计761例。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新华社、e公司官微、每经App(记者:黄鑫磊)等

值得一提的是,吉利德科学此前就瑞德西韦的相关问题发布了一份声明。

公元前203年,秦统一岭南时的功臣赵佗趁天下大乱之际建立南越国,国都定于番禺(今广州)。南越国历五任国王,后被汉武帝出兵所灭,享国93年。不同于汉初刘邦所封的诸侯国,南越国虽归附于汉,但仍有较大独立性,赵眜墓中出土的“文帝行玺”印正是其独立性的体现。

博瑞医药成功仿制瑞德西韦

古墓上方覆盖着仿茂陵形状的覆斗型玻璃光棚,象征汉代帝王陵墓覆斗型封土。走进墓道,前室墓门上红黑两色卷云纹彩绘依稀可见。墓室由750多块来自番禺莲花山古采石场的红砂岩砌成,整体布局如倒置的“士”字,坐北朝南,分前后两部分,由石门隔开。墓前部(南部)为前室、东耳室、西耳室,相当于朝堂、宴饮之所、储物室。墓后部(北部)为主棺室、东侧室、西侧室和后藏室,是墓主人房间、妃妾房间、仆役房间和储物室。整座大墓建筑面积约100平方米,仿佛南越王生前宫殿的缩小版。

随后开展的考古发掘中,考古工作者在墓主人胸腹位置发现一枚龙钮“文帝行玺”金印。据史书记载,南越国第二代王生前曾僭越自封“文帝”,并私自铸玺,死后将其随葬陵寝。专家由此判定,墓主人就是赵佗之孙、南越国第二代王赵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