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章”后李国庆自述当当都是我打下的天下我没吃软饭也不抹杀俞渝

李国庆风风火火地赶来了。5月3日下午14:20,夺章事件7天后,李国庆首次现身,面对包括搜狐财经在内的媒体。

把双肩包往地上一扔,自称为“李大嘴”的李国庆开始侃侃而谈,大嗓门、京腔。

背景信息:当当网2010年12月8日在美国纽交所上市,首日收盘较发行价上涨86.94%,市值达23.3亿美元。 

这时IDG、老虎基金都挺兴奋,觉得可以出手了,那时候我们销售额可能才1.5亿人民币。亚马逊给的估值相当于当当销售额乘以六七倍。

刘强东说,李国庆你懂战略,你把母婴当百货的第一品类肯定对。我说不对,我大家一起争夺服装市场,遏制阿里的成长。 

谈当当网的三次融资:“钱都是冲着我投的”

背景信息:当当上市那年,刘强东正式推出了京东图书,凭借自家物流体系开始跟当当竞争,爆发了一场价格战,刘强东宣告“图书音像三年不准盈利,如果盈利将开除整个部门”。

5月3日下午接受搜狐财经采访时,李国庆多次强调,不承认俞渝是当当联合创始人,“我是创始人,她就是帮衬。”

我说老刘,大家都该去跟马云竞争,我这一辈子就弄这点书。中国投资的市场,服装是大市场,1万亿市场的服装,图书才1000亿,价格战值得吗? 

第二战就是亚马逊2004年收购卓越网以后,2005、2006年跟当当打价格战。亚马逊中国后来退出了,我们打赢的策略有两招,这也是我读战略管理书学的。

几次融资人家都冲着我投的,这是事实。别老说我靠着老婆融资。俞渝的贡献就是把合同关和这么多年管着我。

当时也有IDG了,我跟熊晓鸽(IDG中国合伙人)早就是哥们。他说你快找周全(IDG资本合伙人,曾任当当网董事),必须投你,于是就投了当当前身。这是1997年的事。 

我们要独立发展、独立上市。

按他所说,接管当当目前还差第三步,即进驻当当办公,给俞渝贴封条。

“我没吃软饭,也不抹杀俞渝,我欠大家一个当当20多年的发展史。”李国庆说。

老虎基金听完后说,好,我来摆平。 

我去华尔街的时候,好多华人年薪15万、20万美金,在五星级饭店办公。我住在地下室。大公司的华人们听说我们俩的事以后都不相信,说俞渝那么喜欢纽约,不可能嫁回国的。那时候嫁过来也不知道回国干嘛。

俞渝说,就从公司掏。我说不同意,我刚开微博,俞渝你要同意掏钱第二天我就发微博骂你,于是我就骂她了。

我和俞渝相识于纽约,1996年结婚的,晚婚早育。那时候全是出国热,所以她嫁过来我还挺自豪的。

但其实跨国公司的零售业在中国都赔钱,都没战胜本土。赢的也不光是我们一家。

我从这就耿耿于怀,一开盘就涨了百分之百,16美金一股,一下就飙到32,一个月翻了一番,我认为这就是失败的上市,定太低了。什么是成功的上市?上市后上涨或跌30%-40%是正常的,尤其高科技股。

李国庆的很多说法,都有别于之前媒体的公开报道及外界的认知。

后来他们三家商量,最后给我们吐回来了二十几个点股权。这就是第二次融资大战。 

开香槟的时候,摩根士丹利说,一年签这么多上市,当当这个上市明天我能睡好觉了。就肯定不会跌呗,另外买股票首轮认购的都是他的朋友。

亚马逊开价1.5亿美金100%收购。听说我不同意,亚马逊又找俞渝,说如果1.5亿不卖,2.3亿都能谈,只要不是10亿美金都能谈。

回到北京我也没计较,谁都是第一次,俞渝也不是专家。我没任何计较。 

谈15年价格恶战:连战淘宝亚马逊京东,“命苦”

之前选承销商,我就跟他们讨论定价原理、估值原理。当时,承销商就说只能利润乘以几十倍。我说我销售额利润百分百增长,就该给我利润乘以75倍。

第三场恶战,跟京东。2010年,我这正路演呢,刘强东就喊要进军读书。刘强东说京东的图书必须亏损,要敢赚钱,就把团队开除。

谈与俞渝结婚:“她嫁给我,我挺自豪”

第二天晚上老虎基金跟IDG、软银开电话会。老虎基金说投1100万美金,但李国庆和团队很不满意,老股东们必须让出20个点来,否则就把李国庆挖出来单干。

背景信息:上市前当当网共进行过三轮融资:2000年创建初期获得IDG等公司风险投资;2004年获得著名风投老虎基金投资;2006年7月,当当网获得DCM、华登国际和Alto Global联合投资2700万美元。

李国庆已自命为当当董事长。从当当网带走47枚公章后,李国庆当天就宣布全面接管当当,盖发两封公告,并进行人事调整,将俞渝安排去管理当当公益基金。

第二天当当开盘,买的量太大,推迟了10分钟。 

那个时候估值好像要的是7000万美金。 

到了2003年我不平衡了。于是就出现了一场我跟股东的大战。

俞渝全是兴奋、高兴。我们俩都没单独商量定价会怎么办,也没时间商量。

1996年就有一个美国投资人要投资我的出版服务公司,给我投30%。

就是这么个格局,后来果然京东不再在图书恋战。这15年,我说自己命苦。 

谈当当上市:“失败的上市,没什么可庆祝的”

结果有一天周末,俞渝说跟德意志银行、摩根斯坦利要开一个当当上市的庆祝会。我说咱这还庆祝?让他们都赚翻了是吧?我没什么可庆祝的。这正常吗?就该摩托斯坦利或者德意志银行他们掏钱。

结果一结婚发现两边跑不现实,她就把纽约融资顾问的事务所关了,我们就在北京生活了。当时就想,做什么呢?反正她说她不适合创业,我当时做的是出版,也就是当当的前身。 

当年7月,周全找我说,你不说有一天咱也网上卖书吗?现在可以了,你们试试。

当时俞渝帮忙公司把关合同,留下了隐患。我们创始干股给的太少,给了我们团队20%的干股。更多是给软银、IDG和卢森堡剑桥公司最早的三个股东。

但在李国庆看来,上市前三次融资都是他主导,俞渝只是负责把关合同,包括当当后面的业务大战和新业务,李国庆认为,这都是他打下来的天下。

以下为李国庆的自述(有删节):

这是我们一个法宝,至今当当还在用,只不过原来的选书团队都走了。我在的时候,哪怕一个儿童书的采购都是原来出版社儿童书的主编选,都是专业团队。

比如,在关于当当网创立的媒体报道中,多提及俞渝出身华尔街,擅长资本运作。报道称,当当网创立初期,俞渝曾问李国庆需要多少资金,李国庆回答300万美金,于是俞渝四处奔走,为当当网拉来了600多万美金的投资,也是当当起步的资金。

上市第一年,当当一年亏了6个亿。亏在哪了?京东打我图书,我就打京东的手机,给手机贴款赔钱卖,跑他们家后院放把火。手机我卖1亿,他卖100亿,我一个亿亏10%不就亏1000万吗?你这100亿也亏10%,不就是10个亿吗?

这是第一次融资及后续分歧。正僵局着,第二次融资来了,老虎基金给我们打电话说他们感兴趣。

我们在百货屡战屡败,但是图书作为中国唯一一个垂直品类的电商,不仅活着还活得挺好。 

当当网一度难以招架。刘强东接受央视采访时曾说,京东肯定会超过当当。

第一招,亚马逊迷信机器算法,我们就人工选择有价值的书,然后再推荐,跟出版社再谈折扣。

我跟俞渝说,咱俩认识的时候,你不说要辅佐我吗?我现在真的觉得不该卖,请你给我机会。

最后,承销商还是用了摩根士丹利跟德意志银行两家券商。他们老想降低定价。越降低定价,他们就越容易卖出去。后来还发生了“大摩女事件”。

结果第二天敲钟定价会之前我到酒店,德意志银行有个老头全程跟着我,就怕我们开会对付他们。

老刘是公关高手,他拿我们说事,我还不敢回应他。因为图书当当遥遥领先,京东那时候也只是当当的1/5。

我们刚成立第一个五年是跟淘宝打。其实我们就卖个书,也没那么大野心。小商品靠集约化,物流成本与摊销极大地降低。

当当的路演盛况空前。外界说我们是“中国亚马逊”。

而且他们又管定价,又管承销,还管着市场研究。结果在定价上我就说低于16美元不谈,他们两家都同意了,才决定去香港开始路演。 

这场恶战跟京东也打了5年。刘强东确实比我还猛,他一年可以赔80亿人民币来干。 

回忆起当当20多年的奋斗史,李国庆慷慨激昂。

那时候,我情商比现在高一点。我给他们算账,说你们再给我三年,销售额和估值保证翻一番,3亿美金卖。 

对方说,那你干嘛那么快增长,利润更多点不好吗?我说我不快速增长就会丢失份额。 

今年4月,这对创始人夫妻冲突升级,演变成针对当当网控制权的争夺。李国庆率人进入当当网“夺取公章”,以图重新掌控当当。

李国庆先是被“逼宫”退出当当管理层,随后李提出离婚诉讼,两人婚姻名存实亡。而在接受采访谈及俞渝时,李国庆更是愤而摔杯,双方矛盾公开化。

我跟俞渝说其实现在形势这么好,应该涨价,涨价融更多钱。16美元的定价低了,可以涨到24美元一股。

2006年DCM来了,按照当当3亿美金估值,投了2700万美金。这也不是俞渝找的,是通过别的朋友找到我,因为我主事。

俞渝说,咱们正跟老股东打架,李国庆你可别提老股东纠纷,把人吓跑了,不投了。第二天,我临时决定还是要说。

当时不是俞渝问我需要多少钱,拿第一桶金,是周全问的。我说三四百万美金就行,于是他拉上IDG,又找了软银,一共680万美金。这就是第一次融资。

后来讨论最后选谁。我很不喜欢摩根士丹利那个人,那个人甚至有种族歧视。

后来我们当当卖母婴产品,然后亚马逊中国也卖母婴,京东也卖母婴,我又跟老刘说,这是干嘛,怎么又冲着我来了。

2011年1月15日,李国庆在微博上发表了一段“摇滚歌词”,暗示负责运作当当上市的美国投行摩根士丹利故意压低发行价,使当当损失9亿美元。几位自称是大摩工作人员的女性与李国庆对骂,言谈中颇为俞渝感到惋惜。

当当上市6年后,我和刘强东坐在一起吃饭。

1998年,李国庆、俞渝夫妇共同创立当当。22年后,夫妻“反目”。

我说你能睡好了,我他妈睡不好觉。我当时就这么说的。

2010年当当决定上市。我不懂上市。俞渝觉得应该上,那就上。

那时候我把俞渝打动了,她说,那我就信你。其他的股东都拍着我手说,国庆,我们信你一回,你能干成。

到了1999年,我们已经有家公司叫科文书目信息公司,算是当当前身。现在蔚来汽车的李斌,当时是总经理,我是董事长。

2012.01—2012.08 洛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市委组织部长;

俞渝也说要见好就收,卖。

大摩女事件后,当当两天市值蒸发约3.92亿美元。后当当网发表声明称,李国庆个人行为与公司无关。

那时候她在纽约有个公司做M&A,现在叫融资并购。她就是代表买方,Buy Side。后来当当融资是卖,等于是卖股份,其实不是她擅长的。

我就给三个股东写了一封辞职信:第一,我一年内不从当当挖人;第二,别想赶我走,我认识那些牛哄哄的投资人,融个5000万分分钟。我还会做一个丁丁网;第三,给我一年时间,肯定超过当当;第四,我也祝福当当,我还是股东。

业务大战里边,俞渝从来对我是拍手称赞的。

有媒体报道称,三轮融资后,创始人团队仍能维持这样的比例,与俞渝此前的华尔街工作经历不无关系。

背景信息:北京大学毕业后,李国庆被分配到体制内工作。几年后,李国庆辞职创业,开始经商。此时,拿下纽约大学MBA学位的俞渝在华尔街创业,成立了一家咨询公司。1996年二人在一个饭局相遇,三个月后闪婚。当当网创立初期,李国庆夫妇二人被称为“黄金搭档”。 

半年后,2004年,亚马逊提出要收购当当。当时亚马逊开价必须占股70%。我说亚马逊就是不能过49%,不能影响我的梦想。

俞渝掌控的当当网则迅速回应称所有公章即日作废并挂失,并警告李国庆“离当当远一点”。

俞渝当时在家气的哟,结果她晚上照样去晚宴了。

第二个,当当价格战其实打不过人家,没亚马逊那么大财力,我们玩什么呢?利用行业和法律的力量,限价。 

老虎基金很强势的,说就要投,什么估值你们说了算。那时候俞渝还在纽约旅游,我打电话给她叫回来,让她去谈估值。

这时我没跟俞渝商量,我就说我辞职行不行?周全单独跟我说,辞职符合规则,看股东们愿不愿意做出让步。 

定价会就定了16块钱一股,20分钟就结束了。我们其他高管都没参与进来,直接就开香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