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神木全面小康迈新途

神木,陕西省面积最大的县(市)。全市共有建档立卡户9321户19429人,贫困村24个。

几年来,神木市把脱贫攻坚作为首要政治任务和第一民生工程,把主要精力用在脱贫攻坚上,把资源向脱贫攻坚倾斜,举全市之力,集各方之智,分类施策、精准到户,不落一户、不漏一人,脱贫攻坚工作捷报频传。

2300多名领导干部到扶贫一线“结对扶”,24个驻村帮扶工作队开展“驻村扶”,12支科技服务队开展“智力扶”,神木市选派一大批精兵强将躬耕扶贫一线,形成了“扶贫不漏户、户户见干部”的强大帮扶力量。

2017年7月,因持续降雨,湘江水位上涨,位于长沙市望城区的沩水河达到历史最高水位,黄花岭村白沙垸河堤出现溃决,滔滔洪水淹没了村庄和良田……洪水退去后,大量泥沙堆积在原来的稻田之上。

“扶贫先扶智,治穷先治愚”。神木市在消除精神贫困上下硬功夫,建立完善正向激励机制,激发贫困群众改变贫困面貌的干劲和决心,让贫困群众既富口袋更富脑袋。

类似的故事,过去的几年在神木市不断上演,其背后发挥支撑作用的,则是神木市动员全市各方力量凝聚而成的磅礴伟力。

高念文村地处神木市南部,地势偏远,交通不便。脱贫攻坚工作开展以来,该村通村道路拓宽了,“组组通”公路建成了,太阳能路灯也装上了,村民小组全部通了动力电,实现集中供水全覆盖。村里还实施了卫生厕所改造工程,投放了垃圾收集车……2018年底,该村实现整村脱贫出列。

15名被告人当庭认罪认罚

神木市产业脱贫办产业引种羊子10只,市农商银行送来5万元贴息贷款,帮扶责任人和驻村工作队多方奔走争取资金……在多方帮扶下,神木市栏杆堡镇脱贫户折埃彦的养殖规模越来越大,不仅一举摘掉了贫困的“帽子”,还被评为榆林市模范脱贫户,成了全市脱贫致富的典范。

检察机关提前介入,99本案卷变成147本

除了蔬果大棚,该村其余小组也分别成立了股份经济合作总社和分社,发展种植养殖及特色瓜果蔬菜观光采摘业,形成了“一组一业”的发展格局。

对于建档立卡户中失能半失能老人,神木市建立了医养结合集中养护管理机制,鼓励社会组织、志愿者团体和爱心人士参与养老体系建设,选定神木市惠民医院为定点医养结合中心,并配备专业医护人员,全面推进医养融合发展。截至目前,全市建成养老机构36处,建设农村互助幸福院70个。

“办案中,我们还注意开展自行补充侦查。”办案检察官介绍,“在审查被害人刘某被非法拘禁案中,检察院发现高建刚及其组织成员并没有参与非法拘禁,实施非法拘禁的是该犯罪组织之外的人(另案处理),于是询问了被害人刘某本人和相关证人,并对高建刚等犯罪嫌疑人进行了讯问,我们查明高建刚等人虽然没有实施非法拘禁,但为了催收债务,对刘某采取威胁、恐吓方式,逼迫刘某转让其公司30%的股份,该行为已构成强迫交易罪,我们一方面追加了这一漏罪,另一方面对实施非法拘禁的其他犯罪嫌疑人依法追诉。”

该市设立27个“爱心超市”,将村民日常表现与积分兑换挂钩,严格按贫困户积分等价兑换物品,用积分改变习惯、勤劳改变生活、环境提振精气神,激发群众脱贫内生动力。在积分兑换活动的激励下,贫困群众主动脱贫和参与乡村建设意识迅速发酵,催生了大家“比富裕、比和谐、比美德、比环境”的热情。如今,走进24个脱贫村,房前屋后干干净净,邻里之间和睦相处,家人之间互相关心,贫困户你追我赶争相脱贫。

倾情帮扶拔穷根,协力攻坚奔向小康

“检察机关的提前介入为我们厘清了思路、指明了方向,更加坚定了我们把案件查准、查实、查透的信心。”望城公安分局扫黑办主任郑文杰对检察机关的提前介入深有感触。

就在当地村民为如何恢复生产发愁时,高建刚却从中看到了“商机”。他邀集严益、王旭红等人以恢复被毁稻田的名义与当地村组织签订协议,约定高建刚负责清理当地村组织农田里的泥沙,目的是恢复水稻耕种。但实际上,高建刚“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的最终目的是采挖溃口附近的优质河沙,以牟取暴利。

望城区检察院迅速成立了以检察长宫平为组长的办案组,选派多名业务骨干提前介入,全面熟悉案情,先后召开公安检察专项联席会议5次、案情分析推进会3次,引导公安机关围绕黑社会性质组织的4个特征搜集、固定证据,以证明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非法控制性与严重危害性。

走进神木市花石崖镇高念文村,宽阔平坦的水泥路延伸至每组每户,村级文化广场功能完善,亮丽的新农村景观映入眼帘。

企业老板名为助农清泥,实为盗采河沙

王受文表示,中方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决心不会动摇。今年以来,已采取一系列实际行动,发布《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等重要文件,削减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出台《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加快修订实施《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中国供应链稳定、韧性强,经济长期向好的态势不会改变。我们欢迎美国企业继续加大在华投资,共享中国发展红利。

神木市以镇街为单位设立农村“孝善基金”,鼓励子女缴纳“孝心赡养金”,“孝善基金”按季度给予20%的奖励补助。截至目前,已有4013名群众落实赡养责任。

开办专场招聘会,为贫困户提供“一对一、点对点”的岗位;开辟森林防火、保洁、公路养护岗位,环卫、治安、社会保障协管员等服务性、辅助性公益专岗及企业特设公益岗位,为 “三无”贫困劳动力、贫困大学生、有劳动能力无技能的贫困人口优先提供就业机会;通过民营企业吸纳、产业就业、认定扶贫工厂等途径,转移劳动力……几年来,神木市通过就业扶贫累计实现了贫困人口4704人就业。

同频共振稳就业,百姓“饭碗”更牢更稳

“移送过来的时候是99本案卷,送出去成了147本。”案件管理员在将案件移送至法院的时候感到震惊。

2019年1月4日,望城区检察院接到来自长沙市公安局望城分局的邀请,希望该院派员提前介入该案侦查。

针对农村人居环境差等问题,神木市实施了农村环境卫生“三整治、三提升”行动,加快建设村级垃圾集中处理厂,加强农业面源污染防治和农村残损房屋修缮,推进生产生活清洁化、废弃物资化、产业模式生态化,农村面貌得到明显改善,贫困群众生产生活条件稳步提高。

庭审中,承办检察官详细制作了《被告人违法犯罪统计表》《查封、扣押、冻结财物清单》《涉案人员量刑建议表》《违法犯罪事实列表》《违法犯罪事实年份统计表》5本台账,在法庭讯问、举证质证环节,为充分证明该黑社会性质组织实施的违法犯罪活动及其产生的严重社会危害提供了清晰的指引,确保了庭审的清晰流畅。法庭调查结束前,周正等15名被告人对检察机关指控的所有罪名和犯罪事实均无异议,当庭表示认罪认罚,并在其辩护人的见证下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

山上百余亩果树枝繁叶茂,山下60多座蔬果大棚排列有序,鱼塘波光粼粼。神木市大柳塔试验区生油村,这个昔日的贫困村如今大变样。

王受文指出,面对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困难和中美经贸关系复杂局面,中方本着诚意,认真落实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努力为两国企业开展务实合作营造良好环境。中方坚决反对美方在涉台、涉疆等问题上的错误做法。美方应与中方相向而行,共同维护中美关系大局。

2014年1月,周正伙同他人,使用特制牌具等手段“出千”“杀猪”,被害人徐某在赌桌上被“围猎”,几小时就输掉赌资92万元。之后,周正多次通过电话进行语言威胁,带领马仔严骏前往徐某经营的车行、老家催收,徐某无力偿还跑到外地躲债。严骏说,“周正让我们在徐某的店外墙和玻璃门上喷油漆、涂写‘欠账还钱’等大字,还去他家的老屋收账,每年中秋节、春节都去,当着街坊邻居的面找他父母催债还钱,放狠话、写大字,影响他们一家人的名誉,逼迫他尽快还钱。”

同年1月29日,“10·25”高建刚涉黑恶案被湖南省检察院、湖南省公安厅列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五批联合挂牌督办案件。

所有力量向脱贫攻坚一线聚合、所有工作向脱贫攻坚一线聚焦、所有资源向脱贫攻坚一线聚集!秉持这样的思路,神木市委、人大、政府、政协4大班子,20个镇(街道)、8个工作专班、326个行政村扶贫干部,20支督战工作队拧成一股绳,聚力扶贫。

开庭前,多名涉案人员及辩护人提出希望检察机关先提量刑建议,再考虑是否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对此,办案检察官予以拒绝,“量刑建议符合预期就认罪认罚,不符合预期就不认罪认罚,这样的认罪认罚是不真诚的,实质上是一种投机行为,不符合立法本意。”办案检察官介绍说。

“放到几年前,这样的场景想都不敢想。现在,村里的交通改善了,自来水通了,太阳能路灯也装上了,人居环境变好了,日子越过越红火。”提起这几年村里的变化,村民高忠平感慨万千。

神木市还从“扶智长本领”入手,统筹职业教育资源,综合运用“菜单式”“田间地头式”“课堂+基地式”等方式,多次开展脱贫致富带头人及贫困群众实用技术等培训,让有劳动能力者每人至少掌握一门实用技术或技能,促进贫困群众由“输血式”扶贫向“造血式”扶贫转变。

探索建立了“三补一奖”到户产业扶贫模式,即畜牧引种补贴80%、农机具补贴70%、新建圈舍补贴60元/平方米、种养殖奖补不超过5000元,并对有发展能力和发展意愿的贫困户提供小额贷款支持,鼓励贫困户发展适度规模种养循环农业模式。2462户贫困户依托家庭产业脱贫致富。

神木市还注重分级分类培训扶贫干部,累计举办各类培训3000余场次,培训2.9万人次,为就业创业精准脱贫提供了智力支持。

2018年10月25日,公安机关以涉嫌非法采矿罪对高建刚、严益、王旭红等人立案侦查。在案件办理过程中,一个在望城区长期实施高利放贷、暴力讨债、强揽工程、插手民间纠纷等违法犯罪活动的涉黑犯罪组织浮出水面。

高念文村之变,是神木市精准施策、补齐发展短板的一个“缩影”。

张吟丰 曾欢 谢丽佳

美企业代表还就外资企业如何参与畅通国内国际双循环、构建新发展格局、农业和服务业开放、航空运输、医药合作等议题与中方进行交流,提出建议。

一个个贫困村实现华丽蜕变,一个个民生项目建设如火如荼,一张张幸福笑脸洋溢在贫困户脸上……如今,宏伟的小康梦在神木这片土地上正逐步成为现实。在决战脱贫攻坚的道路上,神木市干部群众同心协力、砥砺前行,向着全面小康的征程携手迈进。

原来,高建刚在公司成立前,实施过暴力讨债、非法拘禁、聚众斗殴犯罪,但数量较少、人员零散。为了获取稳定的经济来源,也为了以合法形式掩盖犯罪行为,加强对旗下马仔的管理控制,2012年9月4日,高建刚伙同周正合伙设立长沙易博公司。从此,他们以公司名义从事高利放贷、开设赌场等活动,经济实力不断加强,并将获取的部分财产用于支持该组织的活动,该公司的成立是该黑社会性质组织形成的标志性事件。

一审判决后,除拒不认罪的高建刚外,其余15名被告人均认罪服法未上诉。高建刚随后提出上诉,案件已于近日移送长沙市中级法院。

伴随着易博公司的成立,一个人数众多、结构严密、层级分明、分工明确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逐步形成。

被告人高建刚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敲诈勒索罪,强迫交易罪,非法采矿罪等,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周正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非法拘禁罪,开设赌场罪,偷越国境罪等,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李若峰、王成等组织成员分别被判处三年至十八年不等有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财产或罚金;对用于违法犯罪的财产,依法予以没收;对各被告人的违法所得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

这起案件涉及人员较多、案情复杂,办案人员的工作量非常大。案件移送审查逮捕后,该院对16名犯罪嫌疑人作出批捕决定,发出继续侦查提纲47份,补充各类证据上百份,追加逮捕5人;同时自行补充侦查,查明遗漏犯罪事实2件,查明累犯1人;发现漏犯25人,发出追诉文书后已有4人到案并被采取强制措施;追诉漏罪10起,其中法定判刑三年以上的4起。

今天的神木,一个个特色产业开花结果,鼓起贫困群众“钱袋子”;一条条农村公路通村到组,畅通贫困群众“幸福路”;一座座农家新居拔地而起,实现贫困群众“安居梦”……神木人民正阔步走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新征程上。

徐某妻子原本做着正常生意,因不堪忍受滋扰,被迫转让门店,与徐某离婚,徐某祖父、父亲不久也相继过世,徐某因惧怕周正要债,一直不敢回家。

在脱贫攻坚工作中,神木市立足贫困村资源禀赋和产业基础,因地制宜培植主导产业和特色产业,发展壮大村集体经济,增强“造血”功能,让贫困户通过折股量化、资产入股、资金入股等方式享受分红。24个贫困村全部建立了村集体产业,成立了32个村级合作经济组织。

在神木市栏杆堡镇张家坬村,过去一心想着在土里刨食的脱贫户刘国清从没想到会与养殖结缘。刘国清一家原本仅靠种地维持生计,还要供两个大学生,生活捉襟见肘。

对此,神木市以精神文明建设为载体,开展道德讲堂进学校、进贫困村、进贫困户巡讲,引导贫困户摒弃“等靠要”思想;评议各类先进典型,增强贫困群众见贤思齐的正能量,倒逼贫困户自觉反省;规范约束村民行为,制定移风易俗红白事办事标准,杜绝红白事大操大办、人情攀比现象;建立征信平台和“红黑榜”发布制度,广泛开展诚信市民、诚信商户等评选表彰活动,形成了“失信惩戒,守信光荣”的良好社会风气。

“现在坐在家门口就有人上门收购小杂粮、土豆等农副产品,再也不用人挑牛拉往外运。”说起现在的生活,高忠平脸上满是笑容。

因地制宜谋产业,致富门路越走越宽

这套“智志双扶”组合拳,既为贫困户解开了“思想扣子”,也找到了致富路子,实现了外部多元帮扶与内部自我脱贫的互动共振。

神木市综合统筹,将资源和资金向中南部8个脱贫攻坚任务较重的镇街倾斜,加强贫困村和低收入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建设,全面实施水、电、路提升工程,有效地改善了群众生产生活条件,让许多像高念文这样的基础设施建设落后村换了新面貌。

将所有贫困村全部纳入光伏扶贫范围,建成光伏电站24个,收益用于贫困村的村集体经济发展、小型基础设施建设和公益性岗位安置贫困户等,目前,已收益分配565.2万元。

法院审理认定,本案共涉及13项罪名,分别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非法拘禁罪,敲诈勒索罪,强迫交易罪,非法采矿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赌博罪,开设赌场罪,偷越国境罪,窝藏罪,故意伤害罪,该黑社会性质组织在2012年至2018年共实施各类犯罪33起、各类违法15起,组织成员在组织外还实施个人犯罪7起,共计55起,前后打伤群众20人。

在高建刚等人盗挖河沙大肆牟利的同时,白沙垸的村民们却寝食难安,十余台挖掘机和吸沙船的疯狂采挖,不仅对河堤造成了巨大的破坏,还对附近村民们的生命财产构成了威胁。

2017年,高建刚、周正等人合伙承接的兴工大道项目开工建设。施工过程中,高建刚、李若峰在未征得当地群众同意的情况下,将项目挖掘的土方倾倒在被害人朱某等村民的责任田内,有村民前来阻止时,该组织纠集成员20余人到卸土现场聚众造势,对村民进行拖拽、辱骂、威胁。对村民提出的赔偿问题,到村民家中采取摔毁家具等方式进行恐吓。为确立非法权威,扩大势力影响,该组织购置砍刀、管杀、鱼叉等工具,频频插手民间纠纷、动辄施暴解决问题,涉嫌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强迫交易罪等多项罪名。

经过初查,侦查机关查明了以高建刚、周正为首的犯罪组织多年来在长沙市望城区实施的大量违法犯罪行为,由于该组织参与人员多、作案数量多、时间跨度长、取证难度大,是否构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侦查机关有些“拿捏不准”。

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高建刚等人调来十余台挖掘机和吸沙船通宵作业,几天内就通过非法采挖、销售河沙获利数十万元。

打赢脱贫攻坚战,关键在于稳就业。在神木,像刘国清家一样通过政府“搭桥”走向致富的典型不胜枚举。神木市对建档立卡贫困户进行了全面自查,建立了就业创业信息登记卡和实名制台帐,量身安排就业岗位,为其穿上稳脱贫能致富的“工作服”。

7月30日上午,高建刚等16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一案一审公开宣判,望城区检察院指控的所有违法犯罪事实及定罪量刑情节均获法院认定,检察机关提出的量刑建议全部得到采纳。

神木市按照“缺啥补啥”的原则,围绕改善贫困群众生产生活条件补齐发展短板,脱贫攻坚根基不断夯实,群众获得感、幸福感不断提升,乡村有“颜值”更有“气质”。

2018年,两个孩子大学毕业后,通过神木市公益性协管员考试,分别被分配到高家堡镇和大保当镇工作,月工资2500元,享受社会保险待遇。

于是,村民们纷纷向当地政府及城管部门举报,主管部门责令停工的通知书也多次下达到采沙点,但是高建刚等人仍以清理农田泥沙之名,白天清泥,晚上挖沙。

对于村民集体组织经济利益的侵害,高建刚等人也绝不手软。

仅在2012年9月至2018年10月,以高建刚、周正为组织、领导者,以李若峰、王成为骨干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便通过发放高利贷1.78亿余元,实际获利3640余万元。

“现在不仅孩子们有了稳定工作,在好政策的奖补鼓励下,我也开始养殖秦川牛,扩大种植规模,家里人均收入2万多元,日子越来越有盼头!”如今的刘国清一家,早已摘了“贫困帽”,靠双手创造着幸福生活。

此时,高建刚公司股东之间也因为高建刚居中压价、强卖河沙给自己的马仔李若峰、王成而冲突不断。李若峰、王成等人在高建刚的默许下,多次纠集人员持凶器到挖沙点聚众闹事,阻止严益、王旭红将河沙卖给其他人,双方终于撕破脸,严益雇人将李若峰、王成砍伤,爆发流血冲突。

从2017年开始,生油村筹建了蔬果大棚、鱼塘等项目,并在用工方面优先照顾贫困户,让贫困村民在家门口有活干、有钱赚。2018年初,该村梁界小组114人每人入股蔬果大棚1万元,当年年底每人就领到分红6000元。

精准施策补短板,乡村底色越擦越亮

在神木市,“攒积分”活动让贫困户心中的弦紧了又紧。

“志智”双扶同发力,富了口袋更富脑袋

“黑老大”成立公司高利放贷近2亿

“高建刚在社会上名头比较响,手下有一帮小弟做事,别人不敢在他面前放肆。”这是高建刚公司股东之一王旭红与其合作采沙的理由,但作为股东,高建刚并不为公司其他股东利益着想,他经常做着左手倒右手的生意,将河沙以每车1400元的价格卖给自己的团伙成员李若峰、王成等人,而当时河沙的市场价已经达到了每车1800元,由此也埋下股东之间“火并”的引线。

与会美国企业代表祝贺中方在抗击疫情、率先实现复工复产方面取得的巨大成绩,赞赏中方认真落实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看好中国市场增长潜力,愿继续在华深耕发展。希望中美关系保持稳定,为两国企业合作创造良好条件。

与此同时,该院对于审查认为不是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的依法不予认定1人,不构成犯罪的依法不予认定5件,依法审查并改变定性9件,发现并移送涉黑涉恶线索4条,就综合治理工作存在的制度漏洞发出检察建议1份。

截至目前,全市共实现7876户17637人脱贫,24个贫困村全部高质量退出,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年人均纯收入达到13409元。如今,这里产业优、乡村美、百姓富。

此外,动员150户企业结对帮扶133个贫困村和低收入村,投入帮扶资金1.4亿元,实施帮扶项目524个;组织企业家累计向贫困群众捐资捐物300余万元;“慈善一日捐”“巾帼助脱贫”……社会各界全力参与脱贫攻坚,一股股爱心涌动的暖流,凝结成脱贫攻坚的强大合力。

对于庭审的把控,望城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袁利平给予了高度评价,她表示,“这个案子我们原本预计需要4天至5天,但由于16名被告人中有15人当庭认罪认罚,实际只用时3天就把刑事及附带民事部分全部审理完毕,超出了我们的预期,庭审效果非常好。”

因此,办案检察官坚持在法庭调查结束前,根据各被告人的认罪悔罪表现提出量刑建议。这一决定也得到了合议庭的认可与支持。从而,多名认罪态度不稳定的被告人为了能够争取从宽处理,在庭审中如实供述了全部犯罪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