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岛渔民的扇贝喜事从请客求人买到供不应求

新华社济南8月16日电 题:长岛渔民的扇贝喜事:从请客求人买到供不应求

“以前请客送礼求人都不好卖。现在有多少卖多少,而且价格还比以前高。”谈起这两年的扇贝养殖,山东省长岛海洋生态文明综合试验区北长山乡北城村扇贝养殖户王惠安乐得合不拢嘴。

“养得越多,挣得越多。我去年毛收入250万元。”王惠安说,以前这样的好收成想都不敢想。

报道称,林郑月娥还称,过去一年金融体系及社交媒体被“武器化”,分别用作制裁及“起底”,因此要通过这条相当有正气的国安法来处理及保障香港市民安全。

这些年,北城村新上了扇贝深加工项目,村集体和村民收入大幅增加。相较于2012年,2019年扇贝养殖户户均增收100万元以上;北城村集体收入则由2012年的1439万元增加到2019年的1.38亿元。

一家一户单打独斗的路子走不通了。2012年,北城村党支部领办长岛北城渔业专业合作社。由合作社制作统一收购单,收购商收货后与合作社当日结算,既解决了养殖户和收购商分散结算等诸多问题,又避免了收购商押款不付的风险。

至于警方早前搜查“壹传媒”大楼,林郑月娥表示,有关警方的执法过程,相信警务处处长邓炳强是非常认真研究,由于得知该传媒已作出法律行动,因此不作任何评论。

“绝不能放弃养殖户的利益,即使倒海里,也绝不低头。”北城村党支部书记顾兆国说。

随着合作社的发展壮大,原有收购商利益受损,联合起来抵制合作社,再加上合作社加工和冷藏设施不足,扇贝再度外销不畅。在北城村党支部的带领下,合作社一边与收购商逐个沟通,一边到北京、大连等地开辟新市场,解决销路问题。

过去,当地养殖户一家一户自主分散经营,定价权掌握在收货商手中,加上扇贝生产加工的季节性强,收货商瞅准养殖户的心理后,使劲压低价格,养殖户的利益得不到保证。

近年来,北城村又投资4000万元建成了人工鱼礁、安全码头、渔船管理系统平台等项目,对村级医疗卫生室和群众活动中心升级改造,对村居环境美化绿化。昔日的渔村彻底变了模样,成为“中国美丽休闲乡村”。

发展过程中,北城渔业专业合作社意识到,想要摆脱收购商的束缚并有好的市场收益,就必须提升产品附加值,提升自我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2013年,北城村和合作社多方筹措资金,解决了加工设备问题,2014年加工扇贝200万斤。

据《香港经济日报》等港媒8月18日报道,在被问到在香港国安法下市民所受到的保障、权利及自由时,林郑月娥重申,国家安全是任何一个地方的头等大事,如果国家不安全,市民的生活会受到很大影响,而国安法作为维护国家安全及香港安全的法律需要严格执行。而国际上,包括国际人权公约虽然保障好多权利、自由,但部分权利及自由不是没有限制,其往往会因为国家安全理由而受到法律限制。

目前,北城村有272户加入合作社,经营模式由传统的一家一户自主分散经营发展成为合作社统一收购销售。王惠安说:“我们只负责最擅长的养殖就好,其他的种苗、销售等什么问题都不用管。”

林郑月娥又表示,留意到有人要求特区政府防止将香港国安法“武器化”,对此她表示十分惊讶。她说,国安法是一条保护国家安全、香港安全的法律条文,某种程度上可说是一个法治的武器,其惩罚的是犯罪的人,而条例是用作警恶惩奸,因此将国安法及“武器化”放在一起是难以理解。

“爱卖不卖,反正别处没地儿卖。人家给你几毛就几毛,给你几块就几块。还得请客送礼,中午吃了晚上还得吃,你不请,他不买你的,怎么办?”王惠安说。

防疫抗疫基金方面,林郑月娥宣布推出第三轮防疫抗疫基金,细节会再听取意见。

北城村三分之一的人从事扇贝养殖。为了追求高产量,当地渔民曾经粗放养殖,海洋环境遭到破坏。即使这样,北城村也无法解决收购商恶意压价以及收获期高温不易储存等问题,不少养殖户开始亏本。

北城村位于山东省长岛,这里海区面积大,水质好,养出来的扇贝品质好,个头大,肉饱满。

随着产业不断发展,加入合作社的养殖户越来越多,抱团发展抵御风险的能力、议价能力更强了。扇贝收购价格在2012年是0.8-1.5元/斤,从2014年开始稳定在2.5-3元/斤。

干净的街道,精致的木质装修,时尚的音乐喷泉广场……依托海洋文化资源,北城村又打造“美丽渔村”,吸引越来越多的外来游客度假观光。

就疫情方面,林郑月娥表示,香港7月初再次出现本地确诊病例,疫情来势汹汹,特区政府已经采取最严厉的社交距离措施及入境管制,但仍有社区爆发风险,近四成本地病例感染源头未明,担心很多隐形患者在社区传播病毒,社会不能掉以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