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儿子只能在武汉给您磕头了!”

“父亲,儿子只能在武汉给您磕头了!”

2月27日凌晨5点多,正在武汉市汉阳区执行消杀防疫任务的付宏生,突然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家里的二哥打来电话说,父亲由于心脏房颤正在ICU病房进行抢救。

付宏生是甘肃陇南市疾控中心免疫规划科副科长,也是甘肃省第二批援助湖北的疾控队员。

1月23日,武汉市开始“封城”,准备在甘肃宕昌老家过年的付宏生,出于职业的敏感性,觉得这次疫情非同小可。“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早隔离”,是疫情防控最有效的办法。作为专业防疫人员,他现在必须马上到岗。

(经济日报记者李琛奇 通讯员张霞 刘辉)

克洛普表示:“有人说,人们希望取消本赛季。所以你会想:‘嗯?我们都踢了76%的赛季了,你却想取消本赛季?’我个人认为这不公平。”

“生活中,还有很多事情比失去冠军更糟糕,我们周围有许多人都遇到了大问题,有人因为疫情死亡,这种情况总是发生,但那时我们不了解病毒,没人做好准备。”

付宏生在武汉执行消杀任务。(资料图)

“疫情总会过去,训练迟早会重启,为了确保所有人的安全,我们必须采取独特的措施。德甲现在正在尝试,英国会吸取经验。英国的训练基地很安全,根本没有被感染的可能。”

会议明确了客户年度开发目标、重点产品及业务推进方向、探讨了目前存在的困难及问题的解决方案,确定了需跟进事项的责任人,力争总分协同,务实、高效的推动各项业务落地,满足客户当下最迫切的需求。

付宏生的父母都已年逾七旬,平时身体不太好,到武汉后付宏生更担心父母的身体了,只要一有时间就给他们打电话。尤其是父亲一直患有心梗,所以他支援武汉的事情没有告诉父母,直到父亲去世都不知道自己的小儿子身处疫情防控最前线。

血浆运送至南充市。成都市卫健委供图

2月24日,也就是付宏生启程到武汉的第二天,父亲就因为胸痛被二哥送到了陇南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检查,因为严重心梗父亲被安排住院,医生建议做手术。

现在付宏生依然坚守在武汉,每天背着10公斤重的消毒泵穿梭在各个楼宇之间,他把对父亲的思念、愧疚都埋在了心底,继续奋战在抗疫的路上……

21日下午3点半,付宏生与另一位同事在单位集合,6点20分坐上火车到兰州,与甘肃省第二批援助湖北的疾控队员汇合,统一出发到武汉。23日早上10点到达武汉汉口,开始在汉阳区疾控中心开展卫生防疫工作。武汉消杀工作任务繁重,从全国各地抽调的专业疾控消杀人员要对新冠肺炎患者逐家逐户进行消杀,而且对公共区域也要进行更为严格的消杀。

1月25日,大年初一,吃过母亲做的早饭,付宏生便乘车赶往武都。父亲将付宏生送上了车,还不断嘱咐:“工作要认真,自己也要小心。”老父亲不停地向远去的汽车招手,付宏生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次分别竟与父亲天人相隔。

此外,成都市血液中心还完成了新冠病毒的相关3项特殊检测。经检测,首批捐献的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均合格。

吕莉总经理在检视团队工作状态后特别强调,在当前疫情期间,团队更应加强新产品学习、练好内功,同时深入了解市场、了解同业,与战略客户保持紧密联系,以持续精准化、高水平的客户服务赢得未来的收获。

本次会议是疫情发生以来,地产部总分部联动、强化对战略民企客户金融支持的创新工作方式,疫情之下,民生地产部始终致力于为战略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解客户燃眉之急,战略携手、信守承诺、共渡难关!

患者接受血浆输入治疗。成都市卫健委供图

付宏生的父亲,是一位本本分分、勤勤恳恳的农民。付宏生是家里最小的儿子,也是三个孩子中唯一上过大学的。付宏生说:“没能见父亲最后一面,也没能料理他的后事,可能一辈子都无法释怀,但对支援武汉这件事,我不后悔。父亲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从小就教育我们,做什么事情都必须有始有终,半途而废就是逃兵。”

在此之前的2月17日,两位新冠肺炎康复者已在成都市血液中心完成了血浆捐献。接到血浆后,成都市血液中心按照此次新冠肺炎恢复期血浆质量控制要求,第一时间对血浆进行了分装、病毒灭活及实验室血清学和核酸检测。

2月21日中午,正在礼县出差的付宏生看到单位发的消息,疾控中心将派两名业务骨干支援湖北,主要任务就是消杀防疫。付宏生立即报名,因为他曾在2019年10月,代表单位参加了由甘肃省卫生健康委主办的全省卫生应急综合演练,陇南队在全省综合成绩排名第二,他应该是全单位的最佳人选之一。

据悉,该患者2月7日因病情加重转入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ICU,经四川省专家组会诊评估后,决定尽早使用新冠肺炎康复者恢复期血浆进行治疗。

从大年初一到岗之后,付宏生几乎就没有回过家。从武都到礼县、西和、康县指导防疫工作,再到礼县、西和、徽县、成县运送疫苗,还到各基层乡镇抽查疫情防控……付宏生一直奔波在防控第一线,两个年幼的女儿只能交给妻子董彩艳一人照顾。

甘肃第二批驰援湖北疾控队员合影(第二排左起第一个为付宏生)。(资料图)

2月25日,父亲接受了心脏支架手术,手术后还主动打电话给付宏生说自己挺好的,让他好好工作,别担心,等疫情结束后再来看爸爸,谁知道这竟然成了父亲留给儿子的遗言。

正月初一到岗,当天晚上付宏生就与同事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因为陇南已经有了疑似病例,全市的疫情防控形势立马严峻起来,作为“侦查兵”的疾控部门,既要找出与感染者密切接触者,还要抽丝剥茧地找到传染源头,同时还要指导、督查全市的防控工作。市疾控中心全员进入了战备状态。

2月20日,接到需求后,在四川省卫健委统一调配下,成都市卫健委安排成都市血液中心紧急行动,从当日9时接到血液调配手续,到14时患者开始接受血浆输注治疗,3袋共计300毫升的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跨越了成都到南充的223公里距离。四川省在最短时间内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此次血浆异地调配和临床输注。(完)

这是四川省首次将新冠肺炎康复者恢复期血浆用于患者救治,同时也是一次由省市两级两地开展、各部门上下联动的救治工作。

付宏生说:“我是来武汉抗击疫情来的,不是给人家添麻烦的,既然来了就要将工作干好,疫情不退我不会回去,假如父亲知道也会支持我的。”

“我们没法做到对任何事都有所准备,可以从容应对。这其实就是人生常见的事情。还有人会说:‘现在正有人不断的失去生命,你怎么还能想着足球呢?’没人只想着足球,但正如其他行业一样,我们得为疫情之后做准备。”

全身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再背着10公斤的消杀泵爬楼梯,走街巷,工作结束的时候,消杀队员全身上下都让汗水湿透了。虽然很累,但付宏生心里却很踏实。作为党员、作为疾控战士,此刻能在一线,对自己来说是使命也是荣耀。

据陇南市疾控中心负责人介绍,付宏生2006年6月毕业于兰州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预防医学专业,毕业后一直在陇南市疾控中心工作,工作认真而踏实。

7点半,不幸的消息终究还是传来了,父亲抢救无效离开了人世,付宏生泪流满面,哽咽着跪在地上,朝老家的方向磕了三个头,对父亲进行祭拜。忠孝不能两全,付宏生知道,在这个战“疫”的特殊时期,自己所承担的责任与使命,让他无法离开武汉见父亲最后一面。

“我们的主场积分是第一名,客场积分也是第一名,这本该是我们成为冠军的赛季。应对疫情当然是最重要的事情,但这并不意味着另外一些事情就不重要,这只是说明其他一些事重要性稍低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