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谋发展华文媒体加速新媒体转型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谋发展 华文媒体加速新媒体转型

中新社北京5月5日电 (马秀秀)正在世界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各行各业造成了不小冲击,海外华文媒体也面临广告收入骤减、付印困难等问题。多位华文媒体人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正积极强化新媒体报道,借疫情加速媒体转型。

“我们还提供大量网上服务信息,如网上购物信息、物资食品投送信息等。”王浩表示,这些都是免费刊登,想借此保持与读者的联系和感情,为疫情之后报社恢复正常运营奠定基础。

针对外贸产业链条长、配套多、复产难的问题,宁波实行《宁波市外贸企业产业链复工工作方案》,以该市100家重点外贸企业为外贸产业链龙头,由宁波市外贸复工专班逐一解决上下游配套企业的复工难题,带动整个产业链复工。

“线”上通达:致力化解产业链阻力

“对华文媒体而言,疫情是挑战,也是机遇。”澳大利亚《新市场报》总编辑、澳华电视传媒(ACTV)董事长任传功告诉记者,受疫情影响,《新市场报》总编辑专栏停止更新,报纸广告业务受到不小影响,付印和分发也暂时停止,转而维持网络页面更新。

王浩介绍,为节省开支,信报社一方面暂停了纸媒印刷,但适时加强了网上报道,推出抗疫专栏、深度专栏、封城日记专栏等每天滚动播出,同时运用文字、图片、视频等多种形式与读者、受众保持密切互动。

然而,受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原料积压、销售困难、失约风险、人员复工……外贸成了此次危机中首当其冲的行业之一。

2月16日,宁波出台外贸版“惠企12条”,涉及金融支持、信用保险、有序复工加大稳岗就业力度、提供涉外法律援助、鼓励企业开拓市场及深化通关一体化改革等方面,为宁波2.5万余家外贸企业纾解进出口难题、稳业务稳发展打出“强心剂”,输送“营养液”。

危机当头,这座沿海开放大市“点线面”多维出击,通过帮扶企业、打通产业链、颁布惠企政策等举措,递交上一份勠力同心、逆势求生的应急答卷。

“面”中强化:全方位施惠企之策

危难之中,宁波外贸逆势求生。从企业个体到产业链条,再到行业生态,多方合力求生之外,发展的步调也将紧跟而来。(完)

“点”处着眼:解企业复工之困

外贸企业复工复产中,员工是外贸产业链的重要要素之一。然而人员返程、来甬(宁波简称)受到制约怎么办?

“疫情下不少华文媒体停刊。”加拿大七天文化传媒主席尹灵介绍,鉴于目前《七天》报广告量暂没有出现大幅下降,还能够养活印刷、发行、工资、办公室租金等成本,所以仍保持着和以前同样的印刷量和周期。

宁波慈溪市福尔达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助理王祈栋告诉记者,通过向政府申请复工人员交通补贴,政府报销了企业包车费用或复工人员自行返甬费用的75%,从而有力辅助了企业复工人员到岗生产。

当某汽车配件企业有270万美金的汽车配件待出口,需要20个集装箱柜和集卡司机,宁波迅速协调,促使集卡司机迅速返岗;当某清洁用具公司190万美金待出口货物因物流问题滞留国内,当地主动出击,保障货物运行通畅……不开“空头支票”,不走“假大空”套路,一件件实事见证宁波只为企业“重启”倾尽全力。

宁波余姚市某日资茶叶企业春节期间需要交付日本近百吨的茶叶因疫情受阻。负责该企业出口事宜的蒋丽萍告诉记者,正是在余姚农业农村局、余姚市场监督局、宁波海关所属余姚海关、兰江街道、浙江中外运宁波明州分公司等数家单位和企业的通力合作之下,才使得该批货物顺利出关,“避免了我们企业遭遇因原料供应不足导致后续产品无法生产的困境。”

疫情期间,宁波还用一系列惠企政策,给予外贸企业“渡关”支持。

“随着当地实施封城、停业等抗疫举措,媒体最基本的收入来源广告都已停止。”新西兰信报总编辑王浩告诉记者,好在新西兰政府对全国所有受影响企业提供12周工资补贴,缓解了报社运营压力。

宁波舟山港一景 汤健凯 摄

同时,当地针对物流、资金等问题,打出多重组合拳,破解外贸产业链的复工阻碍。

随着一系列对外贸企业扶持的政策相继出台,外贸产业链上下游各环节联动得以恢复,物流在加快运转,外贸企业专属的金融服务亦不断加码……

时代的一粒尘,落到个人身上,就是一座山。疫情对这些外贸企业来说,亦是如此。

紧随其后,全球货物吞吐量第一大港宁波舟山港也向处于疫情之中的港口企业主动伸出了援手。宁波舟山港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实施疫情期间港口作业费用减免措施的通知》中,在原有延长免堆期优惠的基础上,进一步实施疫情期间港口作业费用减免措施,以保障口岸畅通和外贸稳定发展。

为解决外贸企业“缺才”,“专场招聘”“云招聘”也开展得如火如荼。在首场“225”外贸企业专场招聘会上,164家企业发布人才需求4982名。在线下外贸企业专区招聘中,每周四天提供公益招聘摊位,并启用线上公共就业服务平台外贸用工招聘专栏,开展“云上招聘”。

“澳华电视传媒(ACTV)的直播板块业务也因疫情暂时搁置。”任传功表示,但在视频展播、音频展播、文字等板块,都通过精选内容、提高更新频次等方式,加大了传播力度,“疫情期间,点击率直线上升。”

于是,宁波快速成立复工应急组,通过24小时外贸专线逐一了解企业诉求,并设立物流运输、用工物资、法律服务等详尽分工。

“华文媒体向新媒体转型是大势所趋。”任传功表示,疫情会在无形中加速这种转型,他也想借此拓宽读者群,为下一步实现广告等商业化营收打好基础。(完)

疫情发生后,加拿大联邦政府、省政府除了出台对符合一定要求的企业进行补贴等政策外,对媒体也采取了投放广告的具体措施。

“目前来看,还能维持下去。”高进说,一方面因为无需支付办公用房等租金;另一方面依照欧盟相关政策为员工办理了“技术性”失业,员工疫情期间的收入不受影响,而报社只需支付一定税款。

在浙江鄞州,当地利用外贸综合服务平台“世贸通”等大平台的聚力作用,以352家进出口1000万美元以上外贸企业复工进一步带动产业链整体加速贯通。而作为蝉联多年宁波进出口总额第一的外贸公司,中基宁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亦发挥龙头力量,在当地政府支持下,通过和外商沟通、将平台客户报关出口的货物全部免费投保等措施,确保外贸产业链运行通畅。

宁波舟山港一景 汤健凯 摄

另一面,宁波打通行政壁垒,争取外贸企业遇到的难题逐项得到消除。

罗马尼亚《欧洲侨报》社长高进介绍,受疫情影响,报纸近3个月来一直无法付印;而自3月中旬当地封城以来,报纸广告收入基本为零。

而为减轻疫情对外贸企业经营造成的影响,宁波市商务局联合该市贸促会加码政策力度,推出涉外法律援助10条举措,通过建立涉外商事法律服务平台、加快不可抗力证明出具等提高涉疫经贸纠纷处理效率,助力宁波市外贸企业渡过难关。

一条条惠企举措下,折射出众多外贸企业内心深处的声音。宁波某电动工具有限公司受疫情影响,无法交付春节前与欧洲、美洲和澳大利亚的客户签下的上千万元合同。通过网上申请开具疫期不可抗力事实性证明书,最终避免了巨额经济损失和商誉受损的双重影响。

“困难是暂时的。”高进说,从事华文媒体行业近20年,对此怀有深厚的感情,正通过坚持发出电子版,运营网站、手机客户端及时传递资讯等方式强化新媒体报道,力求平稳度过疫情期。

此外,在宁波市商务局牵头下,当地还整合外经贸企业协会、跨境电商企业协会、外资企业协会等行业协会力量,多方收集外贸企业复工复产需求,分配至外贸复工专班快速办理,确保企业复工难题“有问必答”“有难必解”。

宁波百强出口外贸企业金鼎紧固件有限公司复工急需1000余只口罩,上报诉求后,通过政府对接平台、组织购买等及时解决了防疫物资购买渠道之难。面对诸多外贸企业反映集中的防疫物资缺乏问题,宁波还开通“宁波市防疫物资政府采购项目报价信息”统计小程序,促成防疫物资成交。

作为经济链条中的重要一环,外贸产业链的修复关乎接下来宁波全盘经济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