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一渔船沉没11人获救7名失联者仍在搜救中

浙江一渔船沉没 26艘船救起11人

沉没船只已定位 7名失联者仍在搜救中

从仅有的国际收购样本看,各方对收购效果打分不低。刚收购巴基斯坦科泰尔公司时,公司只有拥有100万用户,截至今年,已经有3000多万用户了,而且实现了盈利。

为什么上市?不同的企业有差异化目标,通常可以归为两类:一是为融资;二是为改变管理机制。但在一位资深专家眼里,上市却有着不同的解读:在企业所有的融资当中,上市是成本最大的。王建宙对“成本大”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一是企业上市时要花很多时间做路演,要雇佣中介机构,要过各种审批关等等,管理层会为之不辞辛苦,甚至精疲力尽;二是上市后最大的代价,是什么事情都要公开。“所以如果有别的办法去融资,或者说自己很有钱,是否上市一定要三思,不一定非要急急忙忙去上市。”王建宙坦言。

遗憾中国移动没在A股上市

1G时代,全球移动通信网络设备供应商版图是二王争霸,只有摩托罗拉和爱立信;2G时代是诸侯战国时期,山头最多,有知名的摩托罗拉、爱立信、诺基亚、朗讯、北电网络、阿尔卡特、富士通、华为、中兴等十几家,到了5G时代,仅存有影响力的5家,分别是:华为、中兴、爱立信、诺基亚和三星。

12月23日中午,11名获救船员抵达舟山。北青报记者从舟山市海上搜救中心获悉,暂未有失联的7名船员的消息,搜救仍在进行中。

大陈渔业公司的工作人员称,失联的7人中,包括船老大林仁滨和大副。“船老大是温岭人,今年才44岁,有20年工龄,出海捕鱼十几年了,非常有经验,之前也没发生过意外,这是第一次。”工作人员说,此次上船的18名船员多数来自台州椒江区和温岭,还有3名船员是临时招聘的外地人。

本报讯(记者 戴幼卿)12月21日20时左右,浙椒渔60038船在航行过程中发生沉没,11人被救起,7人失联,具体原因正在进一步核实。获救的11人已于23日中午回到舟山,失联的7人仍在全力搜救中。据调查,浙椒渔60038船系张网作业渔船,在航行途中疑受大风浪影响,在1892海区5小区沉没。北京青年报记者从该渔船所属的大陈渔业公司获悉,该船沉没前曾发出呼救,旁边的船只马上赶来救助,但仅10分钟船就完全沉没了,7名失联者来不及被救起,其中包括船老大和大副。

中国移动大的收购开始于2005年,2005年10月份,收购香港万众电话公司,2007年1月份,收购巴勒斯坦巴科泰尔公司,2010年3月收购浦发银行(12.420, 0.01, 0.08%)20%股份。“中国移动也做了一些收购,但是跟中国移动的体量比,还相差很远。其实收购兼并是企业增长最快的方式。”王建宙拿中国移动100亿元收购浦发银行举例,现在浦发银行每年给中国移动增加的利润是超100亿元。由于受手机价值转向服务的冲击,中国移动离“用户”远了,无论是收入,还是利润,中国移动都在走下坡路,在这个情况下,浦发银行每年100亿元的利润贡献,对于中国移动是非常大的支持。

“当时是一片反对的声音,说中国移动不务正业,怎么去收购银行,我们找出了很多理由去沟通,说明中国移动与银行是有协同效应等等。”王建宙说。

据浙江省农业农村厅12月23日凌晨消息,对浙椒渔60038船沉船事故中失联的7名船员,有关各方仍在全力搜救中。经与渔政船船长联系,11名获救船员精神状况良好。

2010年,收购浦发银行,对中国移动来说,资金方面不是大事,几个省公司调用一下,就能顺利解决,但收购并非一帆风顺。

上交所相关负责人表示,沪深300ETF期权覆盖更多A股标的,与上证50ETF期权发挥协同的效应,构建更完善的风险管理体系,对降低A股整体波动、促进资本市场持续稳定发展有积极的意义。

当日,沪深两地交易所也同时上线沪深300ETF期权产品,以沪深300ETF基金为期权合约标的。在此之前,上海证券交易所于2015年2月9日上市了上证50ETF期权。这一产品“试水”四年多来,日渐成为投资者重要风险管理工具。

股指期权是国际市场上发展成熟的风险管理工具,在包括韩国、美国、日本等多地的交易所都有上市。统计显示,2018年全球股指期权交易规模为43.5亿手,以标普500指数、日经225指数等全球知名股票指数为标的的股指期权交易量也位于世界前列。

厦门大学管理学院财务学系金融工程教授郑振龙表示,从国际市场来看,期货和期权是风险管理市场的两大基础性衍生品。相比期货,期权类似保险的功能,不仅可以为投资者实现管理投资组合风险的目的,还能不放弃投资组合获得收益的可能。

那些曾经享誉全球的电信巨头为什么倒下?王建宙认为主要有三方面原因:过分追求眼前利益,忽视长期投资;盲目收购偏离主业;出售优质资产扭转残局。

“我退休时,中国移动账面上趴着几百亿美元的现金,没有及时把这些资金用活,确实挺可惜。”没有大规模并购,王建宙解释其中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担心风险,投资失败股东会不满意,国有资产也有很强的保值增值需求;二是管理水平存在一定的差距。“我们的管理水平真的还没有到大规模国际化的程度,当时欧洲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电信运营商,他们的总裁也是非常知名的,估值也无非是200亿美元到300亿美元,中国移动只要小试牛刀,就可以把它收于帐下,但这是一家有声誉的欧洲公司,可以设想一下,公司开员工大会,开董事会的时候,面对着那么多有经验的国外经理人,是中国移动的人在做大会主席,主持工作,中国移动的管理层有没有这个水平,这是我经常反复思考的。”

所谓期权,是由交易所统一制定、规定买方有权在将来某一时间以特定价格买入或卖出标的资产的标准化合约,股票期权是以股票指数为标的资产的期权产品。

从海外国家所属电信运营商看,没有不在本土上市而首先选择境外上市的,作为当时全球市值最高的电信运营商,却不能让国内投资者分享其成长,确实是一个遗憾,当时之所以选择美国和中国香港两地同时上市,是因为当时国内资本市场容量比较小。中国移动上市后努力了很多年,也没有完成在A股上市的夙愿。王建宙如是说,“另外一个遗憾是,中国移动有那么强大的实力,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但是国际上扩张却太小,真正在海外市场,只收购巴基斯坦科泰尔公司。”

“不夸张地说,担任中国移动CEO期间,我每一分钟都在考虑跟公司相关的事情,有时候半夜起来上洗手间,又开始考虑公司问题了。”对于个人来讲,谈起遗憾,王建宙摇摇头,“我说不上是企业家,但是有一种感受,在全球最大的电信公司中国移动工作,当看到你的努力,让老百姓都用上了手机,而且当时每个月增加500万用户,也就是说每天都增加二十几万用户,并且持续增长了10年,这在美国移动运营商看来都是不可想象的,他们对此非常羡慕。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几乎每天早上起来,你就会觉得很兴奋。有机会能为这样的企业贡献力量,还有什么遗憾呢,薪酬等其他的东西,根本就不重要了。”

据国家海事局官网12月21日23时32分通报,据报,“浙椒渔60038”在30-15.03N 125-49.49E附近沉没,7人落水,请各航船注意搜寻,发现落水人员请报舟山市海上搜救中心0580-12395。

王建宙拿朗讯科技举例,朗讯科技(Lucent Technology)可谓是电信行业的鼻祖,前身是美国AT&T的制造部门,1947年,旗下的贝尔实验室最早提出了蜂窝式移动通信的概念,1971年开始制定蜂窝式移动通信的技术标准和规范,著名的香农定理、半导体晶体管、Unix操作系统、C语言等均出自贝尔实验室。

1996年,朗讯从AT&T分离,单独上市,上市后迎来高光时刻,市值超过母公司。但上市之后不久,疯狂并购开始上演。1999年―2000年,朗讯完成31次收购,76%的员工随收购并入,收购方式是全部用股票置换,每一次迎接收购的都是股价节节上升,不用花钱,又有投资者的欢欣鼓舞,看起来多么美好。但兴高采烈的气氛是短暂的,到2000年―2002年,不断膨胀的泡沫再也支撑不下去了,外部原因是互联网快速发展戛然而止,内部原因是那些突击收购的公司不断地爆发问题,销售收入下降70%。无奈,管理层开始分拆企业网络、电子产品、光纤等核心业务,开始低价出售核心资产。2006年4月份,法国阿尔卡特收购朗讯,改名阿尔卡特朗讯。2016年11月份,诺基亚收购阿尔卡特朗讯。自此,地球上,再也没有独立的朗讯公司。

上市给企业带来的最大便利是兼并收购,王建宙对此深有体会。2000年前后,电信行业的并购案令各行业瞠目。1999年10月份,德国曼内斯曼动用198亿英镑收购英国Orange;2000年5月份,法国电信269亿英镑从英国沃达丰收购Orange;2002年2月份,英国沃达丰豪掷1800亿美元收购德国曼内斯曼。“这些大的并购,都是通过股权置换或者发新股实现的,如果贷款100亿美元,甚至更多,几乎是不现实的。”王建宙说。

据了解,事故渔船属于台州市椒江大陈渔业服务有限公司。12月23日上午,北青报记者从该公司获悉,浙椒渔60038船于12月20日出海捕鱼,原计划元旦前后返回,没想到遇到了大风浪,导致渔船沉没。“在船沉没之前已经呼救了,旁边的船收到呼救信号就马上开过去,船上18个人有11个人被救起,但船沉没的速度很快,10分钟就没了,来不及救另外7人。船沉没的位置已经定位了,但7名失联船员的位置不太明确,还在搜救中。”

22日下午,浙江省农业农村厅发布有关事故信息的通报,并在第一时间启动应急预案。通报称,12月21日20时左右,浙椒渔60038船在航行过程中发生沉没,11人被救起,7人落水失联,具体原因正在进一步核实。22日,总共有26艘船参与现场搜救,包括中国渔政33102、中国海监7008、海巡0735、中国渔政33310、浙江省总队33001等5艘公务船,东海救117也抵达现场开展搜救,此外,还有20艘渔船参加现场搜救。

谈到企业,王建宙坦言,遗憾的事有两个,一个是中国移动没有成功在A股上市;二是中国移动没有做更多的国际并购。

“当时收购的时候,对公司好坏无暇顾及,只要收购进来就好,重复收购一些没有价值资产也并没有人在意,有一家公司大概有100余人是通过收购进入朗讯的,每个人都得到了股份,股票在收购完成后的第二天就被全部卖光,然后是辞职走人,这样的问题并购是致命的。”王建宙称。

上市最大便利是兼并收购

当一个公司成为没有大股东的完全公众公司之后,好处是有利于实现完善公司治理,但弊端也是很明显的,最大的问题是谁来管长期利益,他们骄傲地满足于眼前状况,不再创新了。这些巨头之所以不再创新,也有自己的苦衷,王建宙对此感触很深,“我跟这些公司所有CEO都打过交道,他们是很想创新的,他们也是知道该如何创新的,但他们被股价不断攀高等带来的眼前利益所左右了,被一浪高过一浪的投资者的欢呼声左右了,他们不是被竞争对手打垮的,是被资本市场打垮的,是被华尔街打垮的,是被股东打垮的。”

作为一个上市公司董事长,最难的是如何平衡客户、股东和员工的利益。王建宙给出的答案是:一是经过充分论证的,对公司未来价值提升有利的事,就要坚持去做;二是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公司做好,公司业绩是优秀的,发展得好,这三方利益就能够兼顾。